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 学宫李先生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275 2020-08-01 11:25

  “青莲剑歌?!”

  “是!”

  这剑法的大名如雷贯耳,孰人不知,司马鹧鸪错愕之中,来不及多想,紫青双剑翻转合二为一,朝天一指,与倾泻下来的君不见正好相对。

  莫惜言捂住胸口,看着前方激荡出的真气洪流,沉声说道:“双剑合璧。”

  双剑合璧之后的紫青双剑两种剑芒吞吐,本应该更加凛冽,摄人几分,但是方才与燕南飞的君不见刚一接触,就被毫不留情的压下,剑威全方位被压制,逼得司马鹧鸪身子一沉,无奈甩剑后撤,先拉开距离。

  莫惜言先是一愣,然后看见司马鹧鸪身上的气息由最开始的外放震慑改为收缩内敛,真气隐隐有溃散之象,已经比刚才弱了不少,登时喜出望外道:“没了那黑雾,他的实力不再是道元斩天罡,而且身受重伤,内力将尽,修为还会再退,燕南飞趁此机会,赶紧解决了他!”

  司马鹧鸪听到莫惜言的话,瞳孔猛地一缩,的确,没了大阵的加持,自己的功力已经开始倒退了,先不说能不能杀了燕南飞,就连自己逃跑好像都还是个问题。

  燕南飞一剑立功之后没有紧接第二剑,而是借着紫青双剑的反震,再度腾空,双眼开阖间,一种玄妙的韵味在他身上汇聚,他闭上了双眼,喃喃道:“师父,今日再让我想起从天而降的剑术吧。”

  别院内,白衣少年盘坐在桂花树下,一边喝着美酒,一边看着老人舞剑,虽然美名其曰学剑,但还是奔着喝到老者酿的酒才来的,剑术什么的,打打杀杀,没兴趣。

  老人摸着少年的头,慈祥的笑着:“飞儿,你可知道天上会掉落下什么?”

  “天上吗?会掉雪,额雨,额冰雹,还有还有馅饼!”少年喝光了一坛酒,面色微红。

  “哈哈哈,好,今天师父就让你看看馅饼以外的东西。”老者欣慰一笑,手持长剑消失在了院落里。

  “馅饼以外,不就是皮了吗?”少年打了个饱嗝,醉醺醺的说道,他艰难的抬起头,有些晃眼,惊讶道:“为什么天上会有两个太阳?”

  那一日,少年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师父为了他显圣一次,干枯的身材与大日并列齐天,在日光的映衬下,一剑挥出,身随剑走,从天而降,宛若仙人临世,这正是青莲剑歌中敢问上天,是否有仙的回手式,天外飞仙!

  “燕南飞你在愣什么,快出剑啊!”莫惜言急道。

  “就你话最多!”司马鹧鸪怒道,身形变换间已经到了莫惜言身边,就要一剑刺下,可惜呀,早不行动晚不行动,偏偏燕南飞刚睁开眼睛的时候行动,如芒在背的感觉让司马鹧鸪不得不回头防守,他仰头望去,一道白衣身影正裹挟着滔天剑气奔来。

  刚才的第一剑要说是试探的话,那这一剑就是燕南飞全部精气神聚集在一起的产物,势必一剑见分晓。

  “砰”的一声,莫惜言被被剑气余波波及到,向后滚了十来丈。

  司马鹧鸪这次连双剑合璧都没来得及施展,真是趁你病要你命啊,要是不来突袭莫惜言,自己安分的做好防御也许还能勉强接下这招,可是现在手臂关节已经被剑气绞碎了,想要治愈真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

  燕南飞手上长剑轻旋,并不打算给他留喘息的机会,马踏飞燕闪到他的对面,再一剑斩下,直取头颅,可这头颅真的就被这么轻松的砍下。

  不对!怎么会没有血,即便不是血,也应该留下黑色的液体才对。

  燕南飞再看向司马鹧鸪,这哪里还是他本人,只不过是他的衣袍做了替身。

  “燕南飞,我们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司马鹧鸪恶狠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燕南飞转头望去正好看见他翻身跃墙逃走,也不去追赶。

  霸气的出场,装逼的打架,灰溜溜的跑路,这也真是够打脸的了……

  长安城西南侧,大战也落下了帷幕。

  红衣人曹总管飘落在地,身形有些踉跄,嘴角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线,六臂有四臂都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

  叶琳琅和傲天凝也是气喘吁吁,满脸黢黑,倒不是黑雾给染上色了,而是叶琳琅会炸的暗器被打了回来,炸的他们俩跟煤炭似的。

  大战结束,却不见司马鹧鸪的身影,叶琳琅傲天凝缓缓吐了口气,周围的黑雾已经渐渐的散开,神鬼八卦阵已经被撤走了。

  曹总管轻叹一声,延伸至中好像有些许的不甘:“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还是没能留住他。”

  “总管,这个人究竟是谁?”叶琳琅抹了把脸,露出了点白色皮肤。

  “人世间,护法。”

  某一条长街,有两个黑色人影正在从两个方向,向玄武门靠近,交接在一起,此刻还没到鸡鸣时分,两人跃上护城墙,脚下生风轻功运到了极致。

  一人开口说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前来?学宫之人已经被我拖住了!”

  另外一人脸色不太好看:“失算了,他身边的人虽然都是考生,但是实力比起叶琳琅他们也不遑多让,神鬼图被破,他们合击之下,我不是对手。”

  “他们都是什么境界能破的开你的神鬼图?”

  “三个神元,两个梦元,尤其是有张道陵的传人,还有南月雨化田的徒弟,境界虽不高,但都有着越级杀人的本事。”

  “那燕南飞只是个普通的梦元,为何不把他掳过来?”

  “哪里是普通的梦元了,他会青莲剑歌!”

  “青莲剑歌?他练成了?情报有误,这次栽了。”那黑衣人皱眉,好像要下什么决定。

  “不行,这样回去我的老脸都丢尽了,回去,以最快的速度擒住燕南飞!”

  两人同时转身,竟然都是司马鹧鸪的容貌,只不过一个面目狰狞,一个要显得温和。

  “擒谁啊?游历四大王朝的名山大川,好好过过养老生活不香吗?”一道虚无而又漫不经心的声音响在他们的耳畔。

  “何人!”

  二人背靠背,前方和后侧都空无一人,那就只能。

  “在天上!”

  两个人纷纷向前一跳,躲开天上落下来的一只鞋子,那鞋子只是普通的筒靴,二人离开的地面却被砸出了个丈深的大坑。

  “唉,老了,连鞋都穿不住了。”

  那人落在了地上,脚尖一勾,鞋子就这么趿拉着,手里还拿着一根树枝,面色微红

  ,好像喝了很多的酒,人虽然醉醺醺,可那股从骨子里散发的仙意是不可磨灭和遮掩的。

  听其声音应当是个老者,可是看清真面目的时候,那人分明只有中年模样。

  “学宫,李先生。”

  那面目令人憎恶的司马鹧鸪认出了来人,能光凭威压就震撼住两人的,长安城除了李先生再无第二人。

  “还行,认得我。”李先生稍稍侧目。

  “李先生的出场风格想不认识都难……”依旧是面目有些狰狞,凶神恶煞的司马鹧鸪说道。

  “我记得跟你们宗主定下的约定好像还没过期,他不派人来长安找麻烦,我不帮天主去杀他,可现在这微妙的平衡好像被打破了,怎么,他找到了能对付我的办法?”李先生手里的树枝动了动,那两人便满头大汗。

  “宗主尚在闭关,此行完全是我的主意。”司马鹧鸪阴沉的说道。

  “我与你们宗主算是故交了,面子是要给的,但是这边我也得有个交代,你们俩走一个留一个吧。”李先生漫不经心的看着他们俩。

  “李先生真要为燕南飞杀了我等?”面目狰狞的司马鹧鸪冷声问道。

  “你这问题稳地就有点智障了,燕南飞是我罩着的人,你有何资格带走?”李先生嗤笑一声。

  “既然说不通,那我等就……”

  “等等等,等什么等,老李我是急性子,就你话多,杀你。”李先生随风而动,司马鹧鸪根本来不及反应,右手刚刚触摸到剑柄,就僵硬在那,一动不动。

  “那我等就……告辞了。”面目狰狞的司马鹧鸪说出了最后一句话,便仰天躺地,生机已绝。

  “我不喜欢说话大喘气的人。”李先生再说话时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中:“你走吧,不过尸体带不走哦,要不然把你也留下。”

  剩下的一个面目温和的司马鹧鸪呆立在原地,双腿剧烈颤抖,这就是李先生的实力么,他甚至都没看清是如何出剑的。

  待得再看向司马鹧鸪的是尸体之时,一截树枝插在胸口,剑气纵横依旧。

  酒中阁,三十三层。

  女子抚琴的手剧烈的抖动,抬起头泪眼婆娑,两行清泪流下,打湿了衣裳:“是他来了吗?我感受到了他的剑意,是当年的开元之剑。”

  “不,不是他。”一个老者的声音回答了他,李先生已经站在了桂花树的树梢望着她:“他已经不在人世了。”

  “唉,他是死了,是我亲手为他做的衣冠冢,可是我分明感受到了枪剑两不厌,难道我出现了幻觉么?”女子很是失望,花容憔悴了几分。

  “你没有感觉错,的确是当年的开元一剑,也的的确确是枪剑两不厌之术,你只知道他死在了陌云,却不知道他在陌云城收了徒弟,留了传人,得他八成所学,你刚才感受的就是他的徒弟用出了他的枪剑术敢问上天,是否有仙。”

  女子闻之,手下琴弦寸断,压下心中难以平复的心情,缓缓问道:“我想听他说说那人的故事。”

  “会有这一天的。”

  “毕竟,是我把他拐来的。”李先生耸肩一笑,老奸巨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