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真实身份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85 2020-08-01 11:25

  “会不会是陈留王在背地里做了什么手脚得知了这个消息,毕竟情报组织虽然天庭是最快的,但是不代表其他组织也不知道这个消息,像我们学宫不是也有专门的情报网么。”洛寻欢问道。

  傲天凝皱眉思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接着洛寻欢的话。

  洛寻欢抬起头看了看忙里忙外的学宫子弟,又向着远处凝视,那个方向正是陈留王府,他似乎都已经看到了陈留王心急如焚的姿态,沉声说道:“既然已经闹得人尽皆知,那最为惶恐的怕就是陈留王爷了吧,张林昆身为翰林将军的子嗣,与他有着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可笑的是王爷竟然把张林昆招为了幕僚,终究养虎为患。”

  洛寻欢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学宫是不能收他了,现在陈留王爷恐怕已经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在搜捕他,抓到重伤的张林昆,他肯定会杀之而后快,斩草除根的道理他是不会不懂的,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一直沉思的傲天凝眼神一凛,像是下了某种决定。坚定的说道:“我们必须在陈留之前找到他,帮他逃出长安。”

  洛寻欢知道傲天凝乃是天主膝下第七子,这个时候就算帮助张林昆摆脱陈留王府的追杀,那皇帝那边他如何交代?北阳皇帝自己的儿子放走了叛国罪臣的儿子,这是杀头的大罪啊!

  “这样的话,你怎么跟上边交代?通敌的罪名可不小啊。”洛寻欢自然是考虑到了这层,再次问道。

  傲天凝站起身,舒展开了眉头,目视前方,似乎放下了一切的包袱,轻声说道:“寻欢,你相信张翰林老将军会叛国么?”

  “绝不。”洛寻欢眼神清明,不卑不亢:“我的印象里将军是个忠君爱国之人。”

  傲天凝推开门,走了出去:“你的印象,和我的一样。”

  一座大气磅礴的府邸,府中人流往来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大多都是披坚执锐的甲士和少许的管家仆役,一派繁忙的景象。可是在这热闹的府邸之中有着一间后院,这后院与其他院落并不相连,中间有着数排冲天槐树用以阻隔,所以外人想要初进次府邸,想要寻得这间院落的门户怕是难上加难。

  而此时就有一个年轻的道士坐在一个石桌旁唉声叹气,他望着周围幽深的高墙,豪华的摆设,精致的布局,富丽的宅房,面容上却不见喜色,在他的稍远处,一颗巨大的槐树枝干上站着一个人,背对于他,那人手持竹剑,一袭青衣,若有若无的剑意在他身上荡漾开来。

  “我说,竹子兄,咱俩都在这待了一上午了,你能不能跟我聊聊天,我都快无聊死了。”那道士苦笑一声,冲着槐树上的青衣男子招手,可那男子视而不见,背对着他淡淡道:“我不无聊。”

  “哈?”

  那道士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助,这人不是莫惜言还会是谁,哦,有可能还是林修染,林修染是他们三人之中受伤最轻的一个,按理说醒的应该会比莫惜言早的才对。

  实际上他的确是早都醒了的,只不过被打发出去干活了……

  “莫兄~”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莫惜言转身看见是林修染干活完毕了,此刻来到了自己身边。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莫兄,你要是实在无聊就出去跟我一起去挑水吧,那是什么水啊,比水泥都重了。”

  “算了算了,经脉堵塞的是你,又不是我,我还是在这无聊着吧。”莫惜言直截了当的拒绝道,先前听林修染说有一个女子看出他经脉有问题,一番诊治下,也没开什么药也没进行什么传功疗伤,只是让林修染把假山后的潭水挑九十九趟,灌倒一方大缸里,林修染也不知所以然,救命恩人的话哪能不听呢,挑了整整一个上午,才颠颠的挑完,筋疲力尽的倚靠在石桌边喘着粗气,还别说,这一呼一吸间,经脉好像的确疏通了一些,挑水还能治病??

  莫惜言没有理会他发的牢骚,他瞥了一眼站在树梢上的青衣男子,又拍了拍林修染,低声问道:“林兄,你不是说救了我们的还有一个姑娘的吗,现在我怎么就看到这么一个大冰块,姑娘在哪呢?”

  “害,要我说你还是祈愿别遇到她的好,人虽然长得是真漂亮,但是那一张嘴啊,毒的不得了,而且那个拿剑的人还总护着她,你还没醒的时候我跟她说过几句话,简直就是怼人的祖宗,只要我的语气稍有些不对,那个大冰块就拿着剑指着我。还是师父说得对,这女人那,是越漂亮越……”林修染的声音戛然而止。

  一只芊芊细手搭在了林修染的肩膀上,一道让人沉醉的声音从他身后悠悠传来:“越漂亮就越怎么啊?小道士。”

  林修染霎时间冷汗直冒,一股凉气从头到脚。她咽了口唾沫,眼神都不敢转的回了一句:“就,就越心肠好,嘿嘿。”

  “你这个臭道士,本姑娘好心救了你,你还在背后说我的不是,我看你就是经脉阻塞的少,去,再去挑九十九担水过来。”女子故作严厉的说道。

  “啊!!又是九十九次!”林修染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

  “怎么,有问题?”女子眉毛一挑。

  “自然,自然没问题。”林修染刚想顶嘴,一道破风声后发先制,风止,一柄竹剑抵在林修染的喉咙前,莫惜言眨了眨眼,还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只不过这跟竹子好像是大有来头,以前师父跟自己说过的,一时间想不起来了。

  林修染内心腹诽,话本小说里一般不应该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才对嘛,这这这自己遇到这俩人好像都是黑脸……

  待得林修染灰头土脸的走了,莫惜言拱手拜道:“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女子微微一笑:“道长不必客气,说起来还是我师兄的功劳更大一些。”

  “哦?”莫惜言微微一愣,这大冰块出的力更多?可真是难以看出来,不过莫惜言依旧是拱手一拜:“多谢这位兄台搭救之恩。”

  “嗯。”青衣男子淡淡的嗯了一声,便再也没有更多的话了。

  女子好像看出了莫惜言的尴尬,莞尔一笑解释道:“师兄话不多,不苟言笑,道长勿怪。”

  “怪倒是谈不上,只是在下有满肚子的疑问,这位兄台又不予以解答,着实有些憋挺啊。”莫惜言无奈的看了看大冰块。

  “道长请坐,你这满肚子的疑问,也许我可以解答一二。”女子坐在另一方石凳上,右手执起紫砂壶,倒了两杯清茶,轻轻的推了过去。

  “好,还是姑娘爽快,那我就直接问了。”莫惜言扶了扶茶杯,收起了一贯的懒散,皱眉说道:“敢问姑娘,这里是哪里?”

  “靖康王府。”女子回道。

  “王王……王府?”莫惜言差点让茶烫了嘴:“那你莫不是……”

  女子撩起头发淡淡一笑:“王妃。”

  莫惜言心里咯噔一声,靖康王府可不是那么容易待的。

  看着莫惜言稍有些变的脸色,女子再次出言解释:“救下道长等三人与王府无关,是我和我师兄两个人的事情,所以道长不必过忧。”

  莫惜言沉思片刻,最终还是点点头:“感激不尽。”

  女子摆了摆手:“道长可以继续问。”

  “好,我还想问我那位林兄弟,姑娘为何让他挑水挑这么多次?他虽然是我们三人里受伤最轻的那个,但是如此高强度的劳作不会对他的身体造成什么损伤么?”

  方才他就挑了九十九次了,这功夫他又在挑,没有九十九次是停不下来喽。

  “那位道长的内外伤虽然看起来不重,但是我师兄给他疗伤的时候,发现他的根基已经有了裂痕,如果不赶紧治疗的话,他此生无缘斩天罡之境,他所提的水是碧水寒潭之水,相当于平常水的重量五倍之多,但是寒潭之气对于恢复五脏六腑,人体经脉有奇效。”女子缓缓说道,看向正在一次又一次挑水倒进缸里的林修染,林修染看见他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撒腿就跑了。

  “他似乎很怕你。”莫惜言好像第一次看见林修染这么失态而又逗逼的一次。

  “他不是怕我,他是怕我的冰魄银针。”女子掩面轻笑。

  “冰魄银针,疗伤的针灸门道,是个好东西。”莫惜言惊讶道,这个女子不仅有碧水寒潭,竟然还懂得银针过穴的本领,不可小觑。

  “道长还有问题么?”女子问道。

  “最后一个,第三个人在哪里。”莫惜言还没看到张林昆的身影。

  “他,受的伤最重,即便是银针之法,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不知道他叫什么?”女子在说道张林昆的时候,眼睛里好像多了一点什么色彩。

  “张林昆。”

  “张林昆,弓长结森,去木为林,成片为昆,是个好名字。”女子微微臻首。

  “所以,道长的问题问完了?”

  “不,我突然又想起来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莫惜言忽然神色肃穆。

  女子笑道:“但说无妨。”

  莫惜言没有出声,双手在身前连连划动,真力在瞬间凝聚,一道金黄狮子影威风凛凛,踏风而出,直扑那名女子。

  “狮子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