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八十章 自古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284 2020-08-01 11:25

  “柳如是,,这名字我好像也想有印象,但是想不起来了。”风华公子摇了摇头。

  “你不记得,我却想起来了,这个姑娘可以说是我们赌钱这行业的大佬了,八年前就在我们这摘金楼,开盘了一场惊天豪赌,当时我们北阳的赌王柳青山接受了南月王朝人称金手指韦庄的挑战。那一场一赌定输赢,赌的就是骰术,不过一盏茶的功夫,赌王柳青山的不败神话就此终结,数十年家当一朝付诸东流,落得个长安虽大,无我容身之处的下场。可是第三天,赌王的小女儿给韦庄下了战书,两日后摘金楼再比输赢,就这样,两日之后赌王的小女儿坐在了摘金楼的赌桌上坐庄,一连赌三场,场场皆绝杀,唯有第三次两人皆是绝杀,战成平手,可按照当时的规矩,判庄家赢!赌王之女名声大震,继承了赌王的名号,后来经人传言,她的名字就叫做柳如是。”甄大爷越说越激动:“青山见我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说的是赌王父女二人,可那之后再无赌王消息,直到现在她的现身,让我想起了八年前的那场传奇!”

  “果真是赌王莅临,我甄三输的不冤。”甄三爷倒是洒脱,既然对方是赌王,那这怎么赢,输了正常。

  “公子,我这赌术可还入得了法眼?”柳如是将撸起的袖子放了下来,看向风华公子。

  风华公子点了点头:“赌王的本事自然不可小觑,过!”

  这已经是百人团之中第二个过初试的人了,燕南飞和张林昆都是没有借光过关,所以该酿酒的酿酒,该烤熊的烤熊的烤熊。燕南飞再一次掀开了被子将麦穗等材料拿出来闻一闻,又把泥坛子搬了上来拍掉泥巴,将大包袱里的其他佐料一股脑地都倒了进去,又轻轻的搅拌了一下,将这一切做完之后,他又没事可干了,不过他也没去再看热闹,而是眼观鼻鼻观心,开始静下心来修炼内力。

  “这内功倒是颇为不简单。”张林昆正在一旁忙着给熊去皮,四个熊掌已然切下,剩下的上百斤重的熊身摆在他面前,左手一旋,菜刀已经入手。右手一拍桌面,硕大的熊身被震起来,刀刀划过,快若惊雷,上百刀之后,人落地,熊落案板,皮成衣。

  “我以前听说过有披着羊皮的狼,今日倒是头一回见到披着熊皮的人。”一旁有考生跟附近的考生说道。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熊样吧?”另外那名考生偷偷回道。

  两人的一问一答,气的张林昆手里的刀差点握不住,心里暗自腹诽:哪里想到这个熊这么大,害得我站错了位,刚好接到落下的熊皮。

  不过在面上自然是没理还得辩三分:“你们懂什么啊?这大冬天的,你们不穿貂啊?我这是熊貂,没见识!”

  “考官我要交卷!”一道雄浑粗犷的声音从角落里传来,那角落里的位置人还真不少,因为他的工具有一座大铁炉子,冬天来到,这些富家公子哥还偏偏得瑟的紧,没穿狐裘厚衣,都聚在了这炉子附近取暖。

  “各位,劳驾动动身,我要交卷了。”那人一脸的络腮胡子,面如重枣,从人堆里站了起来。

  “考生何人?交的又是什么?”轩辕站在台上朗声说道。

  “俺叫王大锤

  ,是一名铁匠,据说俺祖上姓唐,住在圣魂村,时代有些久远,也不知怎么就姓了王,俺要交的卷就是这个。”王大锤拎出来一个巨大的锤子,锤身呈暗金色,宛如有万钧之力。

  “哈哈哈,莫非当年你们的邻居是隔壁老王?”远处一些人取笑道。

  “你们咋知道的嘞?”王大锤憨憨的挠了挠头。

  “瞎起什么哄!做你们自己的事情去!”轩辕怒喝道,霎时间考场又安静了下来,“所以,你要考的就是这个锤子了?”

  “不错!,我考个锤子。”王大锤一本正经的说道,整座屋的人都在憋着笑,就连正调整内息的燕南飞都被逗得岔气了。

  “我来做你的考官吧。”王大锤身后的帮工走了出来,对着小童点头示意,便看向王大锤。

  “我家是做玉石生意的,有些物件需要蛮力破开,就像我手里这个东西一样。”那名男子从腰间锦囊里掏出一块圆锥形状的金刚石,放在了王大锤面前的桌子上。

  “这个东西叫做墨水金刚,坚硬无比,就连我家族想要破开他都需要辅助特殊的材料,如果你能在三锤之内将它打碎,就算你过关。”

  “小别致长得还真东西,一锤足矣,何须三锤!”

  “啊!”

  王大锤蓄力大喝一声,“卧槽,吓劳资一跳。”给张林昆整的一激灵。

  接着众人便是看到那巨大的锤子狠狠的砸向了那小小的金刚石,继而一道“咔嚓”的声音响在了众人的耳边。

  “果然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这是有大锤子揽砸金刚石的活啊。”那名帮工看的目瞪口呆。

  要知道这么一枚墨水金刚,家族里也曾用过锤子砸,只不过锤子被砸出缺口了……

  “敢问阁下,这把锤子叫什么名字?”那帮工沉吟了一会问道。

  “此锤,锤名昊天,是我刚打造的。”王大锤双手一伸,将昊天锤往那名帮工身前一递,咧嘴一笑:“送你吧。”

  “什么?送我?!”不仅是帮工蒙了,就连在座的许多人都甚是惊讶,这么一把好锤子就送了出去。

  “你拿着吧,算是对你做我的帮和考官的谢礼。”

  “这如何使得,这是你花了好长时间锻造的,我怎么能夺人所爱?你还是拿回去吧。”帮贡虽然有心想要,但还是坚持推辞。

  “你就别客气了,这样的锤子,我家还有百八十个,不差这一个。”

  “那在下就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嗖”的一下,拿帮工就把锤子拿了过来,有了它这金刚钻的生意可就好做了不少。

  轩辕见状也没制止,看到了风华公子点头,清了清嗓子,高声道:“考生王大锤,过初试!”

  当王大锤拱手致谢之后就朝着大门走去,正好路过燕南飞所在的七号桌,燕南飞刚刚吐纳完毕,正鼓捣着那个大坛子,突然停下手中的活计,似有所感,抬起头正好看见王大锤盯着他放在桌子上的君不见走不动道。

  “你干什么?”燕南飞用手压住宝剑,防贼一般看着眼前看似憨厚之人。

  “呵呵,兄台勿怪,在下看你这把剑确

  实不错。”王大锤点头夸赞道。

  “不卖!”燕南飞很快的打断了王大锤的话,接下去的话应该就是多少银子才肯割爱之类的话语了。

  那大汉一愣,不由得苦笑:“我也没说要买啊?就是单纯的夸夸这把剑舒适不错罢了,兄台过于紧张了。”说完就径直往大门口处走了去。

  “你怎么又回来了?!”燕南飞刚转过头,又从另一侧看到了王大锤正走过来。

  “奇怪,我明明是朝着大门走去的啊!”王大锤看见燕南飞一脸信你才怪的表情连忙解释道。

  在一旁正悠闲地掂着树枝,拨动熊肉的张林昆眼睛微微一眯:“来了个麻烦的家伙,有意思。”

  这种状况不止出现在燕南飞这边,其他一些考试落榜的考生也明明是向着大门走去的,可谁知道都走到了燕南飞这边。

  “你们这是想组团搞事情?”燕南飞撸胳膊挽袖子对着他们一顿破口大骂。

  台上的甄大爷也是一脸迷茫,不明所以的说道:“这大白天的还能遇到阴兵借道不成?”

  “哼哼,遭报应了吧,那些因为赌钱身死的人化成厉鬼来找你报仇了!”甄三爷在一旁冷眼说道。

  “鬼?你大爷我见过真正的鬼,又岂是会怕了这些小鬼不成?你看他们敢上来吗?”甄大爷拿扇子指了指下面,转过头又说道:“公子,你说我说的……怎么还是你?!”甄大爷本来是要跟风华公子说话的,可转向了那边却又见到了甄三的大脸。

  “是搬山填海之术。”风华公子淡淡的说道。

  “搬山填海?听着倒是挺玄乎,作何解啊?”甄大爷听到风华公子的声音从右边传来,他就又转向了右边,可谁知道看到的还是甄三。

  “搬山填海之术,乃是前代盗墓一派的分支,门人多会茅山法术,江湖称之为搬山道人,有这等能耐足以过初试了。风华公子沉吟道。

  王大锤已经跟燕南飞掰扯了好半天还是没走出去,接着向前一跃:“我说了,我喜欢锤子!不喜欢剑!懂?”

  “这人干嘛呀,吓老子一跳。”

  “米酒,麻花,瓜子,茶水,年糕喽,来把腿收一收。”

  “娘,刚才这叔叔在喊什么?”一个小孩拿着糖葫芦指着他问道。

  “他可能有个喜欢的姑娘叫大锤吧,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额……”

  王大锤这一跳,好像跨度有点大啊,他回过了头,摘金楼已经在自己的身后数丈远的距离,路上的行人看见这么一个大汉吵吵嚷嚷都纷纷侧目。

  摘金楼内,一个靠着墙边的位置有一个人站了起来,他披着黑色的长袍,黑色的面罩将他整个脸都包裹在其中,让人辨识不得。

  “司马鹧鸪,拜见公子。”那黑衣人微微欠身。

  “客气了。”

  张林昆在他现身之后就一直盯着他,吐出几个字:“他叫鹧鸪。”

  “鹧鸪咋了,鹧鸪可怕吗?不就是会吹哨么?我还姓燕呢,会飞!”燕南飞拍了拍身上。

  “司马家,可怕就可怕在这个鹧鸪哨上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