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十章 大雁南飞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2421 2020-08-01 11:25

  屠夫和裁缝婆婆等四人被迫退到门外,金不换瞪大了双眼惊骇地道:“这条蛇是……”

  普通的蛇要修炼五百年才能化蛟,蛟要修行千年,越过龙门之劫才能成龙,体型也会随着化形而不断变得巨大,每五十年增长一丈。一般的蛇不过丈许,眼前的这条蟒蛇,已经快有十丈大小,蟒首额头处已经有凸出的犄角,分明是一条接近化蛟的巨蛇!

  “通体晶莹,洁白透明,头生犄角,十丈身型。这,这是通明吞天蟒!”叶琳琅在一旁惊讶的喊到。“梅家家主梅惊心饲养的成年吞天蟒!你这是跟梅家什么关系啊,连这东西都搞得来?莫非你并不姓南,而姓梅?”

  “小明是我出生满百日时,外公亲自送给我的,这么多年一直跟着我。另外,我不姓梅,我娘亲姓梅,我姓燕,我的名字叫燕南飞!”

  屠夫金不换和裁缝婆婆对视一眼,双眼中的惊骇在不断扩大,隐隐约约夹杂着一丝畏惧。

  通明吞天蟒,外公梅惊心,娘亲姓梅,他姓燕,四大王朝有几个姓梅的?又有几个敢姓燕的?

  这些字眼串联起来,再加上这个少年的年纪,已经足以拼凑出他的身份了,也只有这个身份才有分量和冷面佛陀金不换谈庙堂律法,也只有这个身份才敢训裁缝婆婆放肆,也难怪敢一个人来这江南甜水巷开酒肆。

  “竟然是左相府的小公子!”金不换低声对裁缝婆婆说道。裁缝婆婆双眼眯了眯没有说话。

  “小明,他们欺负我,你帮我找回场子,教训教训他们,对了,他们还打破了我要给你喝的美酒!”燕南飞拍了拍吞天蟒的头,朗声说道。

  吞天蟒听到后半句话就坐不住了,气势陡然上升,长尾迅速的甩出去,金不换和裁缝婆婆眼疾手快,躲了过去,但另外两个侍卫就没有这么好的结果了,被一下子拍飞了出去,疼的龇牙咧嘴,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小明,稍微轻点,别下死手,打的几天下不来床就行”燕南飞趴在吞天蟒的耳边补充说道。

  “左相寄身朝廷,办事向来干脆利落,这次怎么会就派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宝贝孙子来管我们江南的事,这事定有蹊跷。算了算了,先把他们制住,在从长计议。”裁缝婆婆布满老茧的右手一挥,长街上下灯火阑珊,每个

  屋子中隐隐约约都传出一股煞气。

  “不妙!”叶琳琅眉头紧皱,赶忙说道,“她要叫来这街上所有的人,如果我们被堵在这,就是插翅也那逃了。”

  吞天蟒又是一个甩尾,可谓一招鲜,吃遍天。光是小明几个扫尾,就不是这二人可以承受的住的。

  金不换积蓄刀势,一通劈砍,却发现吞天蟒的身上越来越亮,没有留下丝毫的痕迹。裁缝婆婆也是用力甩出几道银针,除了刮出了几个浅浅地白印,也没什么建树。

  “打蛇不明智,直接打他。”金不换拎着砍刀气喘吁吁的说着。

  燕南飞见二人被通明吞天蟒压制住,可算是解了气,一时得意忘形:“小明,给我好好招待招待他们,咱们无故酒肆也不是好惹的!”他没有留意到的是,一根极其细小的银针破空而出,直奔他的眉心。

  在还差近乎一寸的距离时,两根手指忽然出现,夹住了那细如牛毛的银针。燕南飞冒出一身冷汗,叶琳琅将银针反扔回去,对着他说道:“小兄弟,若是再不走,想走可就难了。”

  理智回归的燕南飞拍了拍正在发威的吞天蟒:“小明,我们走!”

  “喂!你们俩别把我扔下啊!”李寒空提着长剑一边跑一边喊。

  燕南飞噗嗤一笑,好不容易看到这剑客吃瘪:“小明,带上他。”

  小明一个俯身,叶琳琅抓住李寒空一下子提了上来,三人站在吞天蟒上向长街的出口突围而去。

  此时,在看向平时热情叫卖的店铺商家,里边的人都变得凶神恶煞,杀意大盛,都拿着刀枪剑戟试图拦住这一蛇三人,不过通明吞天蟒的速度奇快,四周的人都被气浪掀翻了出去,一直到长街出口处,才缓缓的降低了速度。

  “呼~怎么了?”李寒空不解的问道。

  燕南飞面色凝重的说道:“像刚才街上的寻常货色,小明都不需要放在眼里,只有遇到真正有威胁的人,他才会放慢速度,可是现在小明居然停了下来,那这个人一定一定不简单!”

  长街尽头站着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脚上穿着一双绣着白凤的鞋履,他身形高大,被对着众人,似乎算好了他们会出现在这。他缓缓的转过身来,望着站在那里的三人和吞天蟒说道

  :“倒是小看了你们。”

  燕南飞望着这个有些眼熟的身影,直到看见那双鞋才想起来:“是白天来酒肆那人!”

  “一双白凤走天下,三颗铁胆照乾坤,白凤白霜寒,终于来了个像样的人物。”叶琳琅双手入袖,准备好暗器,刚要出手先发制人,却从远处传来一阵笛音。

  这笛声在凄冷的秋夜中响起,也不知怎地,原本谧静地悬挂在夜空中的那轮满月,却是荡漾出一层又一层的光晕。曲调柔和婉转,伴随着天空中朦胧的月光,回荡在这幽幽的夜晚,充满了一种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悲凉。

  街上剑拔弩张的众多杀手们听到这笛音,仿佛沉醉在其中,弥漫的杀气在不知不觉中也消散了许多,他们的脚步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细细地品味这袅袅笛音。

  他们也不敢懈怠,知晓这是什么时候,只是思考片刻,他们才意识到这笛音,也就仅仅真的是笛音罢了,不过是其中宫商角徵羽曲调的凄清之情暂时让他们冷静了下来。

  此情此景,此时此刻,在这如同狼巢虎穴的长街,哪会有什么普通人来这里吹笛,这分明是一位精通音律的高手,将音律融入到内力当中,再将其散发出来。从他们的状态上来看,很显然,笛子的主人目的并不是杀人,而是磨去大家的杀性和戾气。

  白凤白霜寒伸出左手,接到一枚花瓣。抬起头,这长街街道零零散散的飘荡着玫瑰花的花瓣。

  叶琳琅的双手缓缓从衣袖中抽了出来,眉头也是略微的舒展了开来:“这家伙的出场方式可真是抄袭的不要脸,当年谢丹琼前辈才仅仅用琼花,他居然整来这么多玫瑰!”

  燕南飞不解的问道:“那家伙?哪家伙?”

  叶琳琅摆了摆手:“一会你就知道了,快让吞天蟒带我们突围出去,有那家伙策应我,相信就算是白霜寒也不敢轻举妄动。”

  “好!小明,不要怕,冲出去!”燕南飞高喝一声,座下通明吞天蟒难得看到小主人这么豪迈,尾巴一甩,卷起一路飞尘,向前冲刺,带着三人转眼间穿过了白凤白霜寒的防线,果然,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任由他们穿梭而去。

  白霜寒握着手中花瓣,转过身,看向叶琳琅三人消失在远处,喃喃道:“公子踏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