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八十三章 复试武考,定签择人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273 2020-08-01 11:25

  风华公子恭恭敬敬的站在庭院内,清风拂过山冈,掀起他两鬓的长发,一张白狐脸面具虽说遮挡住了容颜,但那股气质和潇洒却是掩盖不住,飘落下来的桂花,被他捏在双指一片,冲着树上那人说道:“师尊吩咐过的事,弟子自然要尽心尽力才是。”

  能让堂堂风华公子邱晨轩毕恭毕敬的人,出了学宫李先生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初试考场可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来捣乱?”李先生悠悠问道。

  “会师父的话,大考一切顺利,并没有多生事端。”风华公子回道。

  “哈哈哈,好,晨轩,这些日子你辛苦了,至于复试就不劳你出场了,我让小琅子和小阳子去当主考官吧,他俩在的话,复试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了。”李先生树上一跃,站在了他的面前。

  “虽然说有他们二位镇场子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我依旧想去看看这届的复试。”风华公子看着眼前的李先生缓缓说道。

  “哦?”

  “你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的么,当初请你当这初试考官都是我威逼利诱着才去的,怎么今日自告奋勇地还要去一趟复试?”李先生将手中的酒壶放在了附近的石桌上。

  “因为,这一届的初试考生出了许多有意思的人。”风华公子笑了笑:“赌术高超的女赌王,精通搬山填海之术的搬山道人,睡梦杀人的睡梦罗汉,酿酒万千味的小公子,还有个想白马醉春风的江湖客,我很期待这些人在复试之中会取得怎样的成绩。”他突然停了下来,看着李先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晨轩你可真变得怪了,当一次主考官怎么有点飘呢,乐的是什么?,让为师也乐呵乐呵。”

  “我乐是因为我对师父有个请求。”风华公子说道。

  “看在你初试很负责的份上,我允许你提一个请求,说吧。”李先生也有些好奇的问道,平时不苟言笑的弟子,今日好奇怪哦。

  “我也想收个弟子了。”

  “他们这么有趣的么?你想收哪一个做弟子?要不你具体跟我说说他们?到时候我们会不会抢起来?万一因为这件事我们师徒不和怎么办?”李先生像个顽童一般,一股气问了这么多的问题。

  风华公子尴尬的“额”了一声,随后无奈道:“我是绝对抢不过师父你的。”

  “马上就要武试了,这一批考生在初试的时候有没有显露些功夫底子,天赋如何?”李先生问道。

  “有,而且武功底子很扎实,功力也不弱,不见得会在八公子之下。”风华公子脑海中逐渐浮现出那天一只手就将卫云松按住动弹不得的张林昆,当然彻底让公子记住他的是那一席话,少年义气酣畅淋漓。

  稷下学宫,燕南飞住处。

  自从燕南飞从摘金楼回来,进了屋子像没看见叶琳琅和傲天凝似的,直接倒在了床上呼呼大睡了起来,看样子十个时辰的大考的确把他折磨的够呛。

  天色将晚,叶琳琅在门外呼唤了一声又一声,有好几次直接想要推门进来,可仔细一看门上不知道啥时候贴了一个条:睡到自然醒,别吵我。

  “嘿,这臭小子,点我呢吗

  ?”叶琳琅稍稍用力拍了一下门板,却也无可奈何。

  “怎么,他还没醒呢吗?”傲天凝从大门口走了进来,看见依旧站在外边的叶琳琅,低声问道。

  “可不是还没醒吗?不就是参加了一个初试么,至于累成这样么?”叶琳琅耸了耸肩。

  “你可别忘了主考官毕竟是晨轩,想要通过他这关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过想要以燕南飞的本事过关还是可以的,如果他真的把考试这回事放在了心上,那累成这样也是理所应当当。还有就是考试期间如果不注意其他人的长处和本事,很有可能在武试之中成为他们对敌的杀手锏。”傲天凝坐在了院子里的石凳上。“难道你忘了当初你那届大考的时候,你累成什么狗样了吗?”

  “这么一说,好像也对,一会等他出来的时候再仔细问过。”叶琳琅尴尬的挠了挠头。

  “尽言公子,天机公子,学宫的武试名单出炉了,还请过目。”突然从大门外跑进来一名儒生,将手里的淡黄纸张送到了傲天凝那里,他把那张纸缓缓地打开,露出的是今年初试通过的四十名成员名单。

  而在那张纸上,每两个学生之间都有一条红线连接着,这意味着在学宫二考的武试之中,连接着红线的两人将会是竞争对手。

  “快看看,跟燕南飞连着红线的人叫什么名字?”叶琳琅迫不及待的问道。

  “我看到了,他的对手是……”

  “是谁?!”

  燕南飞推开房门走了出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原本苍白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些红润。

  本来想要说出来的傲天凝,忽然一笑,反问道:“在接下来的比武环节当中,你最不希望和谁过招?”

  燕南飞也坐了下来,叶琳琅贴心的给他倒了一杯水,他略作思考低声道:“有一个人叫做张林昆,威胁很大,我不想和他打。”

  “还有其他人吗?”傲天凝追问道。

  “还有个会什么搬山填海之术的搬山道人,叫做司马鹧鸪,太邪门了,我也不想和他打。”燕南飞皱眉说道,想起了那天在暗处戏耍他们的人,他平生最讨厌那种缩手缩脚的人。

  “看来你这么累的确是有原因的,认真看了这次初试的选拔,我来的时候晨轩和我交过底了,他说最难对付的二人就是你说出来的这两个。”傲天凝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大考足足过了四十人,哪一个都不见得好对付。”燕南飞愁眉苦脸的说道:“说了这么半天,武试到底是怎么个比法?难不成还真是捉对厮杀?”

  “你这么理解也没有错,武考的规则最为简单,由学宫的那些个师范们随机抽签,每次抽两人,抽上来的这两个人就是对手,在学宫派出来的三位考官的评判下,胜者进入终试,败者淘汰。”叶琳琅抢过话茬解释道。

  “那这岂不是也太看脸了?”燕南飞嘴角抽搐了一下。

  “四十分之二的可能性遇到他们俩,你脸就算是再黑,也不能倒霉道这种程度吧?”叶琳琅看了他一眼。

  “额,那倒也是,我运气一直很好的,傲师兄你快看看我的对手到底是谁?”燕南飞忽然想起来,那一纸

  文书就在傲天凝的手上。

  “哎,我先看!”叶琳琅一个箭步冲上去夺下了傲天凝手中的淡黄纸张,他快速浏览了一下,随后神情一喜:“你小子点不错啊,恭喜你,你的对手是那个叫张林昆的。”

  “什么?我看看!”燕南飞赶忙抢下他手中的人员名单,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跟自己连着一条红线的是……卫云松。

  “是他!”燕南飞一愣。

  “他怎么了,很有本事么?”叶琳琅不明所以的问道。

  “初试中最先交卷的人,你说有没有本事?”燕南飞没有说话,说话的是傲天凝。

  “昂,那应该是有两把刷子,小燕子,你觉得你……有几成的把握打败他?”叶琳琅试探着问道。

  燕南闭眼沉思,回忆起卫云松这个人,不知道他的武功如何,可是他的轻功当真是在一流高手的序列当中,想要打败他,首先是要能够抓住他,否则就会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燕南飞虽然有燕家一脉相承的马踏飞燕,对上此人的八步赶蝉还真就不好说谁更胜一筹,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燕南飞今天也谦虚的说道:“五五开。”

  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燕南飞笑了笑,他想起了某寒空,五五开一直是他的口头禅。

  “阿嚏!”

  正在一口大锅旁边闭目修炼的男子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将其从修炼状态下强行退出。

  “看看,看看,让你学医怎么就不好了,这下染上风寒了吧,想要修炼的前提是有一个好身体,今天晚上去后山把这些草药采回来,自己再熬了。”

  “我不就是打了个喷嚏,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受了风寒?”男子没好气的质问他。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跟我说话之前,先叫师父俩个字,而且你是神医还是我是神医,就算不懂医术的人都知道,大冬天你还光膀子,不受风寒才怪!赶紧换上一套衣服去。”神医田不识责怪道。

  其实这也怪不得李寒空,逢山鬼泣的鬼泣剑法修炼起来就像是把自身放置在一个大火炉里一样,身上燥热无比,这是功法的缺陷,是走火入魔的一条道,田不识正是发现了这个缺陷,在调理李寒空身体的同时,也让他在那口大锅旁边修炼,据说是能够以毒攻毒……

  长安,陈留王府。

  张林昆沐浴更衣,早已经换上了一套行头,白白净净的他与大考之时判若两人,从内屋走出,步履行间像是一个贵胄公子一般,英气逼人。

  “你就是当年那个小童?你长大了。”陈留王微微含笑。

  “我现在有名字了,叫张林昆。”

  “张林昆,林木之间,昆野遍地,是个好名字。这一次叫你回来,之后你还会走吗?”陈留王看着眼前的白衣少年。

  “既然决定来当李先生的弟子,那就应该学有所成,名扬天下之后再走,陈留王爷日后若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林昆定当襄助。”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以你的天赋,李先生关门弟子之位定是你的。”

  “或许吧。”张林昆轻笑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