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九十章 学宫祭酒,人世之仙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92 2020-08-01 11:25

  台下众人已经被二人的气场震慑住了,这二位到底是哪路神仙,登场之后半句话没说直接放大招,现在又是怎么个情况?大家瑟瑟发抖,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不约而同瞧着台上说出自己身份的两个人。

  “观山?林修染世俗道家人宗捉鬼门的大弟子么,怎么又自称是观山,再说了,观山是什么?”燕南飞也是被这大动静震撼的不轻。

  “观山,观山太保,和搬山道人都是摸金一脉的,个中纠葛我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但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我还是略知一二的。”张林昆神秘兮兮的点点头。

  “你以前遇到过他们?”

  “嗯,以前唐皇皇陵中有诸多宝物,不乏仙丹妙药,观山和搬山不取明器,只取丹药,他们俩就是因为丹药而生的争执。”

  “就因为一颗丹药,那为何不再拿别的丹药,非要执着于这一颗丹药呢?”燕南飞不解。

  “如果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据说那丹药叫做九花玉露丸,是能起死回生的仙丹,可惜,当日一战林兄不敌,丹药就被那位给夺走了,具体用在了何人身上,我也不清楚,大概是救他们的老祖宗了吧。”张林昆缓缓讲出一点往事。

  “那你咋不帮帮忙?我怎么我不想帮啊,林兄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巴不得报答他呢,主要是我……被一个阵法封住了,迟迟破不开啊。”张林昆尴尬一笑。

  “这么阵法还能封得住你?!”燕南飞大叫一声,按理说他这么高的修为,一般人不能奈何他才对啊。

  “我又不是一口吃出来的胖子,修为也是前几年才上来的好吧。”

  “也对哈……”

  “对对对,对你们个大头鬼的对。”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

  二人扭过头,看到了一身紫衫的柳如是正双手叉腰看着他们。

  “柳姑娘,怎么了?”燕南飞问道。

  “你们两个的嘴是租来的吗?着急还吗?我在你们身后站了两个时辰,你一言我一语的,能不能消停点?”

  燕南飞和张林昆两个人看到熟人确实是有些意外,又看到真么大的阵仗也难免又议论一番,不只是这一场,前几场也是,每次对决的时候,他们俩总会得出一些结论,只不过两人的状态实在是有点旁若无人,不知不觉已经说了两个时辰。

  “咳咳,俗话不是说知己知彼才能得胜么。”张林昆摸了摸鼻子。

  “嘁,就你们两个货还知己知彼,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咱们来赌一赌。”柳如是翻了个白眼,忽然说道。

  “赌?赌什么?”张林昆一愣。

  “谁闲着了?我还喝酒呢……”燕南飞有拒绝的意思。

  “嘿嘿,谁输了谁就请另外两个人去花仙醉喝酒,怎么样,来不来!”柳如是阴险一笑。

  “来来来!”燕南飞很没节操的第一个嚷嚷着。

  “我也来。”

  “咱们就赌一赌,台上这斗法的两个人,谁能赢?”柳如是勾搭上他们二人的肩膀,轻松的说道。

  燕南飞笑了笑:“我押林修染。”

  张林昆摸了摸下巴:“我也押林修染。”

  “你们就等着请客吧,我押他们俩平手。”柳如是鼓捣着手里的骰子,会心一笑。

  “平手?考试开始之前不是已经说了吗,两个人之中胜利者只能有一个,怎们还会有平手这个操作?”这回轮到燕南飞发楞了。

  “你看看他们现在的状态,不久应该就能见分晓。”柳如是双眼透露着狡黠,好似这场比试的结果一定会对一样。

  “你的符阵还跟当年一样烂,这些年莫非是忙着给你那死鬼师父求药,忘记修炼了?”司马鹧鸪压低声音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出言嘲讽。

  在他的周围飘着一道又一道黄色的灵符和红绳,好似蜘蛛捕食,将司马鹧鸪围在中间,隐隐有将其吞掉的作态。

  “你还好意思提当年,堂堂司马一族,也搞背地里偷袭的勾当,你有何脸面还在此振振有词。”林修染握紧了手里的木剑,身上的气势一层叠过一层,他的身边也有着数不清的剑气纵横,需时刻提防这个卑鄙小人。

  二人也不愿在逞口舌之利,各自酝酿好杀招,只需一个契机,就会再来一场惊天动地大手笔。

  叶琳琅不能再坐视不管了,这种程度的交锋已经远远超出了点到为止的范围,就在他要入场制止二人的行动之时,一柄长剑从远处飞来,与叶琳琅所站的位置擦肩而过,直射校武场,那速度之快,甚至于肉眼无法捕捉,率先戳破司马鹧鸪周身的红绳符篆,再破林修染脚下的剑气杀阵,最后直挺挺的插在比武台的正中央。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二人一惊,一柄飞剑划过就破了搬山观山两脉的阵法,乍一时间都愣在原地,不知此何故。

  叶琳琅望着二侧划掉的一缕长发,正欲回头遥望,一瞬间又平静下来,原本凝聚的内力也再度消散,台上的风华未央两位公子站起身来,淡淡的盯着长剑剑柄所指的方向。

  这一刹那,风不在吹,水不再流,枯叶不再落,人声鼎沸的校武场少顷安静下来。

  只感觉有一个白衣身影在众人眼前掠过,落在了那不远处的屋檐上,背对着众人。虽然看不到那人真实的容颜,可背后散发出来的威压,让的许多人叹为观止,俯首而立。有见多识广的人认出了此人的身份,正欲开口说话,却猛然发觉被气势压的连说话声都不能发出,好像是被人捂住了一般,只能艰难的呜咽着。

  那人缓缓转过身,在其满头白发之下,露出了一副不见风霜的面庞,世人所说的鹤发童颜不外乎如此。他俯视着场内众多考生,微微一笑,手掌不着痕迹的轻甩一下,那股压得大家足以窒息得压迫感才缓缓散去,眼神一转,看向了台上剑拔弩张的二人,张口突出了几个字:“此局,做平手如何?”

  司马鹧鸪盯着那道身影,呼出了一口浊气:“学宫祭酒,李先生。”

  “既然李先生发话,那学生就不多说了。”林修染垂首谦恭道。

  “平手?学宫历年大考,何曾出过

  平手之局,这恐怕有些草率吧,他们再打上一番,说不准就会分出胜负了。”台下有人低声说道。

  旁边那人狠狠的用胳膊怼了他一下:“你是不是打糊涂了,让那俩人再打一场,这校武场都可能变得山峦叠嶂,你不被镇压在下边才怪呢,要我说,平局才是明智得选择。”

  “这两个人碰一起了,狗咬狗一嘴毛啊,不对不对,是一山不容二虎啊。”

  “肃静!”

  叶琳琅大喝一声止住了台下议论之声。他看了看高高在上的李先生,后者依旧淡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叶琳琅继续。

  叶琳琅心领神会,站在比武台的中央,轻咳一下,朗声说道:诸位,学宫大考得复试到此结束,下面我念到名字的考生站到台上来。”他翻了翻泛黄纸页,那上面的名字有被叉掉的,有被画圈的,粗略浏览一下。开始宣读:“张林昆,柳如是,靳东流,燕南飞……林修染,司马鹧鸪。”

  “我还以为可以直接走了呢,想不到还有事。”燕南飞一边埋怨的走着,一边看着房檐之上的李先生,眉头又皱在一起。

  “哎,就和不上就算了,你别那么明目张胆的看李先生啊。”张林昆推了推他。

  “你有没有感觉那李先生好像是不动了一样?怎么刚亮相就装木头人?”燕南飞给了个眼神。

  “嗯?”张林昆被他这么一说也忍不住去看了两眼,李先生好像真的没动,只是一直保持俯视下方,和蔼的笑容挂在脸上,不细心观察的人还真难以发觉。

  主要是李先生是何等人物,敬畏还来不及呢,哪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注视。

  远处的西北高楼,那银衣银发的男子站立之上,注视着这边复试的结束:“果然是这些人了,我还纠结最后两人谁会胜出呢,想不到李老头直接让他们全都过关了,这点倒是在我意料之外,不过也是情理之中,算不得失算。”

  “你这小滑头,敢说我是李老头的,你小子算独一个。”一道沉着老练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观沧海眉头一挑,看向声音传来的那个方位:“额……我多的这么远都被你发现了?”

  “只要还在这人世上,对我来说哪里都算不得远。”话音说出之际,一道身影缓缓现身,站在观沧不远的瓦片上。正是李先生。

  “先生的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啊。”观沧海叹了一声,沉吟道:“先生神游到此,只是为了和我吹个牛?”

  “吹牛只是其次,只是顺道来提醒你一下,以后再有什么冠绝榜,陆地神仙榜,境界榜之类的出现我的名字,小心我跟你急!”李先生左手一伸,一张黄色的榜文出现在其手上,当着观沧海的面生生的撕掉,成了一堆碎片。

  “武者四境是你我二人共同划定的,既然是为了后辈们的修炼铺路,那我们这身为垫脚石的人又何必在这上边成为他们的天堑,只是徒增烦恼罢了。”李先生用手指戳着观沧海的头,头盔被戳的当当直响:“我说你记住没啊,小海子?”

  “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