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五章 地狱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2183 2020-08-01 11:25

  时间有如白驹过隙一般,转眼来到了金秋九月,一场秋雨一场寒,这一阵阴柔细腻的小雨随着阵阵的寒意侵袭了这座富甲一方的玉铭城,泥土的芬芳和秋雨的清凉在这座城中弥漫开来,水汽氤氲。此时此刻这座城正像是当地江南女子一般,美丽曼妙而略显慵懒,让人望一眼而已,便已沉醉在这烟雨江南之中。天气阴潮,秋寒侵体,无事时偶尔喝些烈酒,有助于御寒。

  一个装饰颇为典雅的阁楼中,男子一杯又一杯地饮酒,他倚靠在门边,举起酒杯自言自语道:“想当年学堂李先生月下独酌,一人一剑,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世人文采无能出其右者,才绝天下而孤。而我同样独酌,却是真的独酌……”

  “公子……”

  身侧的人低声唤了唤,他身披坚甲,腰间悬剑,俨然是一个从军之人。可那被称为公子的人却只是穿着淡蓝长袍,并未穿戴严谨,略显随意。他的面前平摆着一张檀木小桌,桌上放着一壶酒和两个小酒杯,自己独酌一杯,另一杯斟满却是放在男子对面,似乎特意留给将要来的人。

  可惜的是,那个客人,怕是再也来不了了。

  “傲哥,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啊。”那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后用力的把酒杯摔在桌上

  “枉我马清秋被世人称为长歌公子,可兄长惨死,仇人近在咫尺却无力报仇,长歌了这么多年,最终却要以哀歌结束了吗?你说这是不是个笑话啊,白洛霆!”

  白洛霆叹了口气,欲开口劝慰,可忽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有危险!

  这是他入伍从军多年养成的感觉,多次救他于性命攸关的紧急时刻。

  “滴答,滴答,滴答。”

  仿佛是雨滴打伞时的声音,白洛霆长剑出鞘,转头望向阁楼台阶下突然现身的男人!

  这座庭院正门守卫森严,想要全被暗杀不发出声音,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没有后门,他没听到任何打斗的声音,也没听到任何人用轻功时的风吹草

  动,眼前的这个人完全就是凭空出现的。

  油纸伞的伞柄挡住了执伞人的一部分脸,显得面容模糊不清,一步一步地从台阶之下走上来,每一步落下都会有水花溅起,但他的脚步声轻的让人几乎听不见,留在众人耳中的依旧是雨水敲打伞面的声音。

  男人终于走近了,马清秋举起酒杯似是毫不在意一般,一如既往的饮酒。白洛霆压下内心的恐惧冲到了男人身前,此时男人的脸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渐渐显露出来,是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猜不出具体的年龄,眼神空洞,没有任何表情。只是当他抬起头看向白洛霆时,双眼在一瞬间转过一抹流光,后者觉得此人给他的感觉是突然变成了一把利剑,锋芒割脸,但也仅仅就是一个呼吸的空档,男人微微一笑,压迫感荡然无存,整个人却又变得儒雅起来,倒像是颇有风范的贵族公子。

  白洛霆出生入死十数年,从未觉得死亡的气息像今天这么浓重,强行稳住心神,军人的尊严还在,挥剑指向执伞人,怒吼道:“站住!”

  执伞人很听话,在距离他们二人还有三级台阶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保持着刚刚的微笑,目光穿过白洛霆,看向了坐在那里慢慢啜酒的马清秋。外面的雨开始下大,用力的拍打着那把油纸伞,一阵阵敲击声就像重锤一般砸在白洛霆的心头。

  “是来自地狱组织的贵客吧?洛霆,不要坏了礼仪,请客人进屋吧。”马清秋将酒杯放在桌上,站起身来,腰间也是悬着一把剑,绽放凛凛寒光,不见杀气,精致的很。

  男人摇了摇头:“不必了,我站在这里说话即可。”

  “屋里暖和,可给先生避雨,莫非是信不过在下?”马清秋走上前去,目光对上了眼前的执伞人。

  “如果这玉铭城中还有一个值得地狱相信的人话,那必定是公子无疑。”执伞人顿了顿:“只是,在正式成为朋友之前,我还不想踏入公子的地方。”

  “你已经踏入了。”

  马清秋看着他,眼神渐渐变得凌厉起来。

  他打量着

  这个男人,全身气息内敛,出身地域组织却不显丝毫杀气,定然是地狱中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他问道:“地狱也需要朋友的吗?”

  男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自然,即使是最无情的杀手,偶尔也是需要靠人帮忙才能活下去的。地狱选择了公子,认为公子可以帮我们做一些事,而我们也可以为公子扫除一些障碍,一些很重要的障碍。”

  马清秋锐利的眼神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尽的悲凉:“朋友之名,在你口中就变成了如此的利益关系。”

  “难道不是吗?”

  男人问道:“公子倒是有很多朋友,可你现在身陷囹圄,他们又在何处?他们看清了形势,不想趟这趟浑水罢了。”

  马清秋摇了摇头,说道:“我很庆幸他们没有来,至少不用再有人再做无谓的牺牲。”

  “呵呵,可你的敌人不这么想,就像你的兄长,他安分守己,无争雄之心,为了家族安危甘愿放弃权势,可结果呢?不还是死了?被杀死在离家还有一百里的倒马关。倒马关,倒马关,他们这些人还真会挑地方。你的敌人容不下你马家双雄,你也不愿意你的朋友因你而死,可有些人的刀已经拿起来了。”男子 缓缓地说道。

  “兄长大我整整二十岁,我出生不久,父母便相继离世,长兄如父,含辛茹苦的建立起这马家家业。此仇不报,我马清秋誓不为人!但是,我的仇,不需要靠地狱来报。”

  男人手微微转动着油纸伞,伞上的雨水也随之旋转:“对于公子,我也没有瞒你的必要,地狱在这四大王朝之中撒网布局,这北阳是最为重要的一环,可你的敌人们的行动影响到了我们的计划,甚至是组织的生死存亡。冥王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们必须拔刀,除掉他们。”

  “所以,你们找上了我?”马清秋英明一世,到头来去要借外人之手来铲除异己,他抬起头看向漫天雨丝,洋洋洒洒,那一条条丝线就像是控制他的线滚。

  “是地狱选中了公子。”男子看着他斩钉截铁地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