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五十五章 问剑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69 2020-08-01 11:25

  龙虎山的小天师莫惜言迈步,横在了二人中间:“大唐已成为历史,枪仙也已经年迈隐居,他也没精力和实力再成为你们的绊脚石,你们又何必咄咄逼人,以死相邀!”

  “道兄此言差矣,若枪仙已无实力,又何怎有人用得出敢问上天,是否有仙?我说过,作为一名剑客我很敬仰前辈,但是换做另外一个身份,就是两码事了。”傲天凝看着挡在中间的莫惜言。

  “听起来似乎很矛盾。”莫惜言也看着他。

  “听起来矛盾罢了,两者选择我也很难办,既然必须要选一条,我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傲天凝眼神凛冽。

  “那你是想带走先生了?就凭你?”莫惜言眯了眯眼。

  “我想试试。”傲天凝缓缓拔出来手里的长剑。

  还不待莫惜言答话,又有一个声音响起:“莫兄,让我来!”

  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从一边也走入了场中,伸出一只手挡住了就要出手的莫惜言。

  傲天凝打量了一下他的衣着打扮,皱了皱眉头:“捉鬼门的人?”

  “你也可以叫我枪仙守护者。”

  “那你还真挺狂妄自大的。”

  “没你狂,没你狂。”

  还没开打,二人就先要进行一场言语讽刺。

  “你们尽管出剑就是,我这次来,一没有朝廷诏令,二没有官差御林,我就用我自己的剑请先生走,你们自然也可以用剑把我留下,不过你们就得提前做好败北的准备。”傲天凝就如同他的名字一样狂傲不羁。

  那人正是捉鬼门的林修染,他不在犹豫,手中八卦镜往天上一扔,锦囊飞出四张符咒,嘴里念念有词:“魔星恶鬼,古洞精灵,举头同视,俯首同听,上有六甲下有六丁,骚扰为厉,定干雷霆,太上有令,命我施行。”随即封住了中心位傲天凝的东南西北四方向,手持道剑直指他的咽喉处。

  待那长剑逼近,傲天凝的头微微一侧,那剑锋从他的鬓角划过,那一瞬间,他手中的剑才突然抬起,快若惊雷,横斩林修染背部,林修染反应不慢,长剑收回,竖在背后挡住了这一击。

  “你怎么懂得陌云城苏家的冲天掌苏秦背剑?”傲天凝一愣。

  “苏秦?我记得是我师父的师父的师父收的一个弟子,我会自然不意外。”

  “……”

  二人身形错位,拉开了一段距离。

  可那四道符咒紧紧跟着傲天凝,如影随形,天空中的八卦镜吸收了阳光,再折射在他所在的位置,符咒猛然起火,形成了四个大火球不断封锁他的后路。

  傲天凝手中右长剑一挥,左手内力凝聚向前一拍,直接打散了两团。另外两团仍穷追不舍,林修染迟迟不曾动手,似乎在等一个时机。

  他手中印诀变化,那两个火球合二为一,速度暴涨,追上了躲避的傲天凝,傲天凝真气迸发,回身,长剑掷出,正中火球中心。

  可他的脸上并未显得些许的开心,甚至看到了林修染嘴角边的微笑,他才感觉到捉鬼门人有一丝的棘手。

  果不其然,那团大火球被击散以后。里边暗藏玄机,四道剑气凭空而出,

  向着傲天凝飞速射来。

  “就是现在!”

  林修染将一碗糯米往空中一扬,覆盖住了被扔出去的长剑,随后一根红绳出现在他的左手中,捆住了被剑气封住走位的傲天凝。

  这一切发生的未免太快,也太容易了一些,林修染警惕的看着毫无反抗毫无惊惧的傲天凝。

  “呵呵,看见本领都用了吧?该我了。”被捆住的傲天凝轻笑一声,他闭上眼睛,眉心突然一亮,林修染暗道不好,那柄被糯米封住的长剑破封而出,斩断红绳,击溃四道剑气,再一飞旋,剑锋扯断了他半截衣袖,手臂上留下一道细微的剑痕。

  长剑落手,傲天凝淡淡的看着他,身上的气息一节一节的攀升,而林修染则有些呆了:“你怎么会我道家的冥想御剑术?”

  “这有何难,我有一个长辈,是武当山大弟子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徒弟,我会自然不意外。”

  “咳……你能不能换套词……”

  捉鬼门的糯米红绳本身具有封灵之效,短时间根本不可能运起内劲,捆住傲天凝本应是必胜之局,可这招冥想御剑,让林修染看呆了。

  “我本还想来个出其不意……”林修染挠了挠头。

  “必自毙?”

  傲天凝挥了挥手中的长剑,对他的话补了个刀。

  “捉鬼门虽是捉鬼,却己行鬼道,重在个布局设法,并不在剑术的专精,你的剑道和鬼道都是上等,若是我没留这一手冥想,恐怕我还要花费一些功夫对付你。”

  琴声忽起,老人抚琴饮酒,似乎这里发生的事他恍然未闻。

  待的傲天凝的一手快剑收剑时,莫惜言和林修染惊咦一声:“浩然镇岳?!”

  “浩然镇岳!”刚刚止住伤势的苏九烟也看到了这柄剑,惊叹一声。

  “不过是一把排名第八的剑罢了,你洛阳城可是藏着一把剑十五中名列第三的明月西楼,何必惊叹我这第八。”傲天凝看了他们一眼,轻抚长剑道。

  “管他第几,我来!”

  莫惜言手持桃木剑,替下林修染,飞身跃起,举剑便砸,桃木虽不重杀伐,可此时竟充满了杀意。

  傲天凝抬头看着重若泰山压顶般的一式剑招,他脚下微微一划,竟是划出来一个三花聚顶,三朵莲花随着浩然镇岳的剑走路线绽放,欲要硬接这一剑。

  距离六尺巷还相隔三条街的距离处,一辆马车停在那里,不再向前。

  一个红黄双瞳的男子还有一个紫发执扇的男子落在马车的车辕上,青衣女子向后望了望,然后对着里边的人说道:“小姐,他们都开始动了,护法们恐怕赶不上了。”

  两道破风声冲着马车袭来,那等隐蔽竟是连外边三人都不曾察觉。

  马车之内的白衣女子手里握着两枚黑白棋子缓缓说道:“不,他们已经到了,瞳尊,紫圣你们二人速速跟上。”

  “是!”

  异瞳男子和紫发男子对视一眼,然后冲着马车抱了一拳,随后长身而起向着六尺巷疾驰而去。

  二人离开,青衣女子似有所感,回过头看到了远处屋檐上刚刚落脚

  的燕南飞。

  “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青衣女子略微轻蔑的说道。

  “是救他师父来了吧,就他一人?”马车内的女子开口说道。

  青衣女子左手缓缓握拳,真气凝聚,欲要出手擒下燕南飞,可是就要在她动手的时候,她的手停滞在了半空,散去了手里的内劲,她看到了一个人影落在了燕南飞的身侧,不由得叹了口气道:“还有梅天良,不然就可以直接带走了。”

  当青衣女子发现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想要动手的青衣女子,燕南飞握紧了双手,盯着那座马车,良久。

  梅天良看见他的异样,问道:“在想什么?”

  “我在想这是我第四次看见到这辆马车了。”燕南飞皱着眉头说道。

  梅天良向远看去,看到了那座精致的马车,嗤笑一声:“每当有重要的事情发生的时候,这辆马车都会在附近出现,你没发现吗?尤其是搅动北阳局势争斗的时候。”

  “嗯,的确,可我更想知道那马车里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燕南飞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那辆马车。

  “现在的你恐怕还没有资格见到她。”梅天良晃了晃手里的酒葫芦。

  “他说过,等我名动天下的时候她自会来见我,我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舅舅你说呢。”

  “嗯,不远,也就三十年吧……”

  “……”

  “小姐,他走了。”青衣女子贴在马车的门帘处,对着里边轻轻说道。

  “你相信他会有名扬天下的一天吗?”马车里的女子沉默半晌,突然问道。

  青衣女子愣了愣:“小姐信,我便信……”

  六尺巷外。

  燕镇南率领数百凤字营守在巷口,他手中的长剑滴落下鲜红的血液,又有一些不安分的人尽皆被斩。

  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

  燕镇南握着长剑的手不自然的颤抖了一下,眉头几乎快要皱成一团,头上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

  太久了,太久了。

  一个时辰足以让燕回天把院子里的事情得出一个结果来,可是现在院子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他能做的只有握紧手里的剑,他不能乱,他是这里的主心骨,燕镇南若是先乱了阵脚,那他面前这些牛鬼蛇神定然会对里边的事情造成影响。

  与此同时,六尺巷尾。

  有两个身影落在了一个屋檐上,其中一个人身穿黑白相间的长袍,宛若一名学堂书生,尽显儒雅之气,两颗黑白棋子在他的手里不停的转动,像是有了生命一般。

  另外一个人的穿着打扮让人不可捉摸,仿佛会随着环境变换颜色一般,他的嘴里咬着一枝带着银叶的金花,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那人就是燕镇南?”那名书生模样的人说着。

  “他手里的剑很快,需特别注意。”另外一人已经将花拿在了手里,盯着巷口提醒道。

  “瞳尊,紫圣!”

  又是两个人影落在他们的身后,一个红黄双瞳,一个紫发随风。

  “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