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 师父与徒弟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50 2020-08-01 11:25

  “若真是要让你这招发起威来,这长安城估计是要被你夷为平地了。”李先生摇了摇头,看着雨化田用刀剑化成的旋风。

  刀剑神域在理论上来说和燕南飞的枪剑两不厌之术是同属一脉的,只是他的这两把武器自身带有的意志,已经不能在当作是简单的兵器来看待了,镇魂,起灵都是来自地狱的魔灵邪念,雨化田虽然依靠着卓绝的功力操控着他们,但是这等诞生了灵智的兵刃迟早有一天会进行反噬的,那种灵魂被剥夺的痛苦不亚于行尸走肉。

  “有什么话,接下我这招再说。”雨化田持着刀剑形成的龙卷直奔李先生所站之地。

  李先生单手提着君不见,向空中一掷,穿入云霄,原本晴空万里,倚碧如洗的天空霎时间变得阴云密布,风雨欲来,长安城内各个街道之上都有着百姓从自家门窗往外探望者,无一不啧啧称奇这天降异象。

  “师父,你干嘛扔我的剑啊!”燕南飞看见李先生将自己的佩剑扔到了天空上,再也没回来啊,这下子君不见可真的变成了君不见了。

  “真是个痴儿。”李先生笑骂道,自己也腾空而起,直奔九霄,不见踪影,只是天上的惊雷疾电更加狂暴了。这么像龙虎山的五雷天心诀呢?”燕南飞仰着头,看着空中密布的雷电。

  “你还知道五雷天心诀?”一旁的秦靖微微惊讶。

  “对,因为我的队友里有一个龙虎山的弟子,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跟雨化田要找的人在一起。”

  “原来如此”

  二人说话间,李先生已经握住了君不见,剑身之上有土黄色的光芒的绽放,那是剑灵!上一次君不见的剑灵出现的时候还是在折剑谷一剑镇压洛阳城长老沈佺期的时候,今日李先生持此剑再度释放出了剑灵。

  土黄的的君不见充满了厚重,裹挟着雷电之威随着李先生从九霄云外而下,下一刻就要碰到那火舞旋风。

  “夺命十三枪,第十枪,雷电无光!”一道威严庄重的声音响彻天地间。

  燕南飞浑身一震:“什么!”

  夺命十三枪是大唐枪仙的本命枪法,李先生在燕南飞初临长安之时布下过一层幻境,所传授的就是这夺命十三枪,今日李先生持着燕南飞的配剑用出夺命十三枪的枪法,深深烙印在了燕南飞的脑海之中,所观战之人也无不费解,李先生的剑法风格跟平日里好像有些不一样。

  还不待大家多想,君不见和镇魂、起灵交接在一起,大雨倾盆,电闪雷鸣,火光四起,那些暗中守卫长安的人物无不叫苦,这两个神仙打架,可是害了他们,这激荡出来的真气余威都让他们拼尽全力才堪堪挡住。

  空中的乌云散去,变回来了原来的样子,蔚蓝的天空再度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可是当尘雾散去之后,那所谓的魔家四将不知去向,就连雨化田和李先生也不见了踪影。

  “这……谁赢了?”燕南飞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也没看清,但是书里告诉我是师父。”秦靖说道。

  “哪位神仙这么厉害,能

  提知道这场争斗的胜负?”燕南飞不信。

  “天庭天帝的天书奇谭。”

  “观沧海?”燕南飞楞到:“观沧海不就在咱们旁边么。”

  他回过头,早已经人去楼空,哪里还有观沧海的踪影,世上真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

  在远处的僻静巷口中,一人站立一人盘坐。

  李先生手里拿着的君不见还在铮铮作响,似乎是在宣战,遇到了它讨厌的敌人。

  盘坐于地的自然就是雨化田了,李先生看着面色煞白,内力失控的他,微微叹息:“早就提醒过你,刀剑神域虽好,可是你选择的武器实在是太过凶险,不小心就会噬主的,你功力充盈的时候还好些,一旦用力超过了某个限度,你这条老命可就不保了。”

  李先生伸出一只手,贴在了雨化田背后,雄浑的额真气灌入其体内,帮助他理顺经脉,回流内力:“你我相争了百年的时间,你都没赢过我,气势你只要回去放下芥蒂好生修炼,等我驾鹤归天,你就是天下第一了,如今又何必非得执念于此。”

  “咳咳咳。”

  雨化田一阵咳嗽,吐出了一口瘀血,收了功力,李先生也撤了掌。

  “想要成为天下第一,我有我的道理,就像这次我的徒弟来这长安,我还是因为实力不够连见到他都很难做到,因为什么,因为有你,能打败你的唯一方式就是让我练成圆满的刀剑神域。”雨化田艰难的说道。

  “刀剑神域的确是个精良的修炼方式,但是被你改的面目全非,这个修炼法门已经快让你成魔了!”李先生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成魔就成魔吧,就算是成魔我也要把我徒弟救出来。”雨化田脸上闪过一丝决绝。

  “真没在我这里。”李先生苦笑一声。

  “就算没在你这里,那我来的路上已经看到了满城追捕他的告示,他是什么身份我知道,一旦落入那些人的手里,他绝无活路。”雨化田厉声喊道/。。

  “这件事你无须担忧,我许你一个承诺,三日之后我亲手把他交到你的手上,绝对不伤害他一根汗毛。”李先生衣袖一甩:“如何?”

  雨化田沉默,盯着李先生不发一言。

  “你这人,有本先生的金口玉言你竟然还不信,难道我的实力还不能让你相信?”

  “先生的实力毋庸置疑,只是你这么做,跟北阳的朝廷如何交代?”

  “这你就不用管了,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李先生一笑:“那个小子是个天纵之才,我也不忍害他性命,好生修炼几年,将来必成大器。”

  李先生不再看雨化田,而是转过身遥望着皇宫所在之地:“你这辈子想要打赢我估计是没希望了,好好培养你这个徒弟吧,要是你的徒弟能打得过我的徒弟,也算你赢。”

  “先生越来越奇怪了。”

  “这不是废话,要是不奇怪怎么做这个天下第一,不给自己找点乐子,活这么大岁数有什么用,我可不想跟你一样,活得多累啊。”

  “是有些累了。”

  靖康王府。

  四人站在院子里看着远处刚刚落下帷幕的争斗,其他三人都在惊叹于二人的功力之高深,武功之精妙。

  唯独张林昆神色激动,他知道那罕见的刀剑双意是是师父来了。

  江歌离从树上跳了下来,眼神之中充满了敬畏:“都是绝世的招数,刀剑神域世上还真有练成。”

  莫惜言也跳了下来,不着边际的靠近了张林昆,用胳膊肘推了推,低声问道:“刀剑神域我听师父说过,百年来苦练这招的人只有一个人,南月第一高手,霸刀雨化田。”

  “所以呢?”

  “我恰巧知道雨化田八部浮屠,所以你是雨化田的传人?”莫惜言悠悠说道。

  “莫兄真是心细,不错,我就是雨化田的徒弟。”张林昆没有否认而且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你还坦白,我都不明白你在想些什么?自己的徒弟去拜自己的死对头为师,我要是雨化田我非得清理门户不可。”莫惜言挑了挑眉毛。

  “我来长安拜师只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借着这次大考的机会,刚好可以掩人耳目,而此行真正的目的我另有打算。”张林昆故作神秘地说道。

  “你就别装了,你的目的我们可能已经知道了。”莫惜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沃特法克?”

  张林昆惊讶一声:“你咋知道的。”

  “还有空在这里说悄悄话呢,自己都成朝廷要犯了都不知道。”林修染凑了过来。

  “要饭?要什么饭?”

  “老兄你该不会被打傻了吧?”林修染摸了摸他的额头,根本不发高烧。

  “看看这个你就明白了。”

  莫惜言将一张讣告放在了三人眼前,那一张黄纸之上画的的人像不正是张林昆本人!

  张林昆一把抓过,仔细看了看上边的内容,苦着一张脸无奈道:“这可真是造化弄人,我不就睡了个觉么,我的身份怎么还人尽皆知了……”

  “这么说,那上边的内容就是真的了?”莫惜言又捅了捅张林昆。

  “干嘛,要抓我送去官府啊?”张林昆翻了个白眼。

  “我跟林兄还真想过,趁着你昏迷的时候再补上一闷棍,送去官府,可是能得到不少银子呢。”莫惜言笑道:“可惜了,谁让我们俩是好人呢,不忍心就这么把你交出去啊,所以想想还是算了吧。”

  “我呸,你们俩个基友,并肩战斗的情分都让你们俩忘了不成。”张林昆笑骂一声。

  “众多王侯之中当属陈留王爷对你的搜捕最为严厉,你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他吧?”林秀然忽然插了一句。

  “不错,我的确是一直在寻找机会想要杀了陈留王,其实我有很多次接近他的机会,但是时机都不成熟,即便是我能杀了他,自己也走不出陈留王府,所以我决定考进学宫,做他的眼线,那样的话我必然会受到重要,刺杀他的机会只会更多。”

  张林昆伸了个懒腰,无奈道:“可惜呀,马失前蹄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