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三十二章 舞剑器行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2234 2020-08-01 11:25

  “梅先生。”

  梅天良和燕南飞回过头,只见一人头纶白巾,身着素衣的剑侍立在二人身后。

  他左手一身,微微躬腰:“梅先生,请入内堂。”

  “走吧。”梅天良伸了个懒腰:“唉,没办法啊,看咱们不请自来,都让进内堂了。”

  燕南飞白了他一眼,然后跟着剑侍一起走进了内堂,内堂当中场地并不是很开阔,也只有六桌菜肴。

  可是六桌只有一桌还空着,其余五桌人满得人挨人,人挤人了都,也没有人敢去看那桌空着的座位一眼。

  只因为第六桌上有一个人名……梅家梅天良。

  “二位贵客放心,菜品酒水规格和其他五桌一样,望二位尽兴。”

  梅天良看了看自己这桌,又瞧了瞧其他五桌,问道:“咳咳,我这么出名,他们怎么不愿意和我一桌?”

  剑侍恭恭敬敬的回答道:“梅先生固然名声在外,可梅先生的毒更是出名。”

  “哎呀,管他人多还是人少呢,这不挺好的,桌上的酒都是咱俩的。小哥,这酒能管够不?”燕南飞大大咧咧的坐在那端详着桌上的酒水。

  “自然是管够的,每桌放置九坛剑酒,如若不够,尽管喊我便是。”剑侍回答道。

  “早些时候我就想知道来着,剑酒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是用剑酿的吗?”燕南飞白痴一般问道。

  梅天良咳嗽了一声,似乎对于大外甥问这个问题有些丢脸:“剑酒并不是用剑酿的,只是入口甘辣,味道奇烈,就如同口出似乎有一团火焰在燃烧,又如同有千万柄剑刺向胃一样,味道可能逊色你的酒一些,但是却烈得多,记住不要喝多,会醉。”

  剑侍微微咧了一下嘴角,随后恭敬的说道:“二位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唤我,小的暂且告退。”

  “小哥,剑展什么时候开始啊?”

  “剑展……已经开始了,对吧?”梅天良盯着眼前的剑侍。

  剑侍一愣。

  “有意思,你是几品铸剑师?”

  “剑本死物,因人通灵,铸剑师几品不重要,用剑者自可证之。”剑侍话锋一变,既然身份已经

  被轻易识破,也不必再欲盖弥彰。一扫之前的卑态,剑意内敛。

  “这句话好,外甥,一会观剑展,你若是看上了这位铸剑师的剑,尽管和我说。”

  可是并没有听到燕南飞的回应。

  莫非是自己疏忽了,在这里遇到了仇家,对自己唯一的外甥下手了,他赶忙回过头。

  结果燕南飞正抱着一坛酒喝,随后痛快的吐出了一口浊气:“好酒哇,好酒。”

  梅天良一拍脑门:“这小兔崽子,见笑了。”

  “哈哈,无妨,没想到还见到了一位小酒仙呢。”

  忽然一阵琴声响起,起伏的音符跳跃在山庄中每个人的耳畔,温柔婉转,悦耳动人,清新绵长。

  众人有的举着酒杯,有的互相攀谈指点,一个飘飘似仙女般的身影手上持着一把三尺青锋,从天空中掠过。随即又有二十九名白衣女子,面容覆纱,脚踩惊鸿之步,交叉着从空中而过,又回头甩出手里的绸缎,桃花漫天,汇聚成一个空中的白玉盘。那一个绝美的女子单脚站立于上,手中青锋舞动,玉盘之上莲步轻移,悠然起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燕南飞抱着酒坛,扭过头看了一眼:“好舞!”

  梅天良喝了一口酒,缓缓说道:“公孙大娘的剑舞果真名不虚传。”

  “那什么大娘的舞有什么猫腻吗?”燕南飞偷偷的问了一句,只知道跳的不错。

  “哈哈,梅先生的这位小外甥还真是有意思,公孙大娘的剑舞乃是北阳镇国之舞,传言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观者如山色沮丧,天地为之久低昂。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不仅如此,当年在北阳开朝之时,众人观公孙氏一舞,竟是破了困扰他们许久的境界,因此我们折剑谷今年能够请来公孙大娘实属不易。”那位年轻的铸剑师细细解释道。

  “除却公孙大娘的剑舞,那抚筝的女子你也应当知晓,被称为国手的洛之语。”梅天良说道。

  既然都被舅舅所称赞,燕南飞也不免多看两眼,但还是一脸迷茫。

  “国手洛之语,当年凭借一曲广陵散名震长安,这么说

  吧,她出自洛氏一门。”梅天良又说道。

  “洛氏?难道她和洛寻欢有什么关系?”燕南飞一拍桌子恍然大悟道。

  “不错,洛寻欢和洛之语是亲兄妹,他二人笛筝合奏,一直都是一段佳话,在宫廷乐坊和乡间乐坊广为流传。”那位铸剑师再次解释道。

  当时不知曲中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曲息舞止。

  公孙大娘长袖一挥,三尺青锋倒插于地,其余配舞女子皆是退去。

  公孙大娘朗声息一喝:“高山流水,平尘云烟。请诸君取剑!”

  山庄中的人闻言,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移到了在更上一层的内堂,准确的说是内堂中六桌之中的前两桌。

  那两桌的人来自洛阳城,洛阳城近几十年因一人而闻名,当代洛阳城的城主韩铁芳,十二大老牌高手之一,人称千豪韩铁芳。昔年楼外楼之战,城主将手下兵士尽数遣出支援,只留下一座空城,韩铁芳手持方天画戟一人守一城,硬是坚守了下来,自此洛阳城名气更上一层楼。

  第一桌,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笑吟吟地说道:“诸位放心,这次洛阳城只取一剑。”

  今年洛阳城怎么这么厚道了,就取一柄剑。众人在台下议论纷纷。

  梅天良也把目光挪到了第一桌,轻轻眯了眯眼睛:“原来是洛阳城八大长老之一的沈佺期沈长老。”

  随后梅天良的目光又浏览了一遍他们来的人,最后目光停留在一位年轻人的身上:“剑胚啊,难怪,难怪。”

  “剑胚?什么是剑胚?”燕南飞插话问道。

  “剑胚都不知道,剑胚就是天生练剑的好苗子,你看百八十遍都不懂的剑谱,他一看就会。”

  “喔,这么厉害。”

  说罢,众人听闻洛阳城只求一剑,心里的一块石头便放下了,纷纷纵身而起,直奔高台上已经展示的三十余把平尘剑。

  “光是最末的平尘都有这么多人去抢?”燕南飞问道。

  “可别小看这些平尘,这里一把平尘剑,便是江湖上千金也难求,否则折剑谷这么多铸剑师,怎么就只有三十多把平尘,其珍惜程度可想而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