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平尘云烟扶摇上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2141 2020-08-01 11:25

  转眼之间,高台之上已经立满数十上百人,没有什么江湖客套,繁琐礼仪,直接就是开打,都是来抢剑的,还管什么规矩,谁剑术更厉害,剑就归谁。

  “噌噌噌。”

  一声又一声宝剑出鞘的声音此起彼伏,剑客们挥剑搏斗,手挽剑花,飞起落下,叫喊声络绎不绝,一时间场面倒是好看的很。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一炷香的时间左右,高台上原本被挤满了的场地,已经空出了大半。只剩下三十人或跪着或躺着或站在那三十柄平尘剑之前,无一不气喘吁吁,衣衫褴褛,但欢喜形于色。

  刚才短短一战,那可是各。路剑道大家的对拼,难易程度可想而知,能够得到平尘的也算是一方豪杰,宝剑佩英雄,如是而已。

  不过有一个英雄……他也忒……

  “呜哇,哇哇哇哇,我不管,我就是想要那把剑。”

  一个孩童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虽然看起来还不满十岁,但已经足够厉害了,在台上守了将近大半炷香,结果被一女子打落了下来。

  “师弟,莫要难过,大不了五年之后再来。”身旁一个身着淡蓝道袍的青年男子轻轻抚摸着那小童的头顶,安慰地说道。

  “我不干,我就想要那把剑。师兄,你去帮我抢回来啊,呜呜呜。”小童哭闹道。

  那夺得宝剑的女子,看到小童如此哭闹,于心不忍,可自己辛苦得来的剑拱手相让实在是做不到。正当她两难之际,那身穿道袍的男子走到她面前,咧嘴一笑:“姑娘请便就是,这孩子被家师惯坏了,偶尔受挫也未尝不可。”

  女子轻轻点了点头,转身欲走。

  “不过在下尚有一事不明,还请姑娘做解。”

  “何事?”

  “不知姑娘可曾婚配?”

  正在一旁豪饮的燕南飞,手一抖,差点没呛到:“这,这是个狠人。”

  那女子白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走了,那道袍男子也不尴尬,笑了笑,带着还在抹眼泪的小童退了下去。

  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

  古筝声音再起,听似杂乱无章,实则序列分明。国手洛之语十指连弹,每弹一次都会有一白衣男子横空而出。手指弹筝十次,十位白衣男子立于台上,每个白衣男子手中持着一柄灼灼其华的长剑。

  “平尘之上,云烟扶摇,十柄云烟剑,待诸君有缘人。”国手洛之语的声音如同他的古筝妙音一样婉转,传到众人耳中。

  台下那些没有参与抢夺平尘剑的其他剑道高手蠢蠢欲动,双眼放光,就仿佛饥渴已久的汉子终于见到了心仪的女子一般。

  “唉,这回来的高手也太多了些,就我外甥这三脚猫的功夫想要得一把云烟品级的剑,肯定是会被打爆的啊。”梅天良心里暗暗琢磨。

  梅天良瞧了瞧那些还看不上云烟剑,等待扶摇剑的一些年轻一辈的剑道传人。如果自己这个冠绝榜榜首代燕南飞去夺剑,显得也太欺负人了,但是让燕南飞亲自夺剑的话,结局实在是不言而喻,太惨喽。

  梅天良一拍大腿,摇了摇头:“还是给他的点护身的手段吧……小燕子!”

  又没人答应。

  只听“噗通”一声,燕南飞抱着酒坛趴在了桌子上,呼呼大睡。

  他……醉了?!云烟剑这个外甥也看不上,马上就要比试拿扶摇了,他居然醉了?!

  “哎我天。”梅天良又一拍脑门,然后看向身旁一直站立的年轻铸剑师:“小先生,除了这些竞争而得的剑,可还有其他能带走的剑?”

  年轻的铸剑师回答道:“剑峰上的三千三百藏剑,只要花一定的银子,就可以带走了,虽然是折剑谷普通的剑,但也胜过平常凡品剑。”

  “如此甚好,给我来一筐,让这小子背着走。”梅天良指着睡着的燕南飞说道。

  那年轻的铸剑师微微一笑,双目凝视着已经醉过去的燕南飞,笑道:“我倒是觉得这位小酒仙能得到一把不错的剑呢。”

  他从燕南飞的身体里感受到了一股微妙的剑意,只有剑道修炼到高深的境界才能诞生那一股剑意,只不过他身体里的剑意还

  很虚无罢了。而梅天良尽管是冠绝榜的人物,但是他的剑术未曾专心修炼,自然看不出来。

  二人谈话间,台上的十柄云烟剑已经各有其主,取胜的人笑吟吟的从白衣男子手中接过云烟,躬身一礼,随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台上十位白衣男子皆是退去,古筝通灵的乐曲再起,这次不同于前两次的风格,筝音豪迈,一往无前。

  “我有一剑,剑名折夜!”

  一个老气横秋的声音回荡在众人耳边,随即一位老态龙钟的老者不知何时登上了高台,手里拿着一把寒意闪烁,通体银光的长剑。

  台下剑客抬头,待得看清了来人的面目,不由得惊叹一声:“是……夜华大人?!”

  三十年前,“小人遍地走,唯我大人横,尔等剑无道,我来仗剑行。”的夜雨剑宗宗主夜华名震一时,一年间用断三百剑。四十岁苦于没有趁手的兵器,就去折剑谷求剑,便再也没有回来,只是让折剑谷放出话来告诉夜雨剑宗门人,求剑无果,自行造剑,定要铸出来一把旷世奇剑以慰余生。

  而今再次入江湖人眼帘,他已是耄耋之年,可手中的剑并不迟暮,反而品级更超刚才的十把云烟。

  不错,

  折夜——扶摇品级剑。

  “可有人愿求?”夜华三十年来早已没了磨平了棱角,如今一身功力也是化作了铸剑的经验,更显内敛。

  “我来求!”

  一位身穿蓝白色的年轻人持剑登台,腰间别着一个玲珑剑形状的玉佩,仔细看去,那玉佩上还雕刻着一个字,夜。

  那年轻人对着夜华大人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父亲。”

  “今日你不是夜雨剑宗的少宗主,我也不是宗主,你是求剑人,我是铸剑人,若是求剑,一切按照规律来吧。”夜华缓缓说道。

  “不错,还是按规矩来吧,我无门无派,只不过是一个江湖浪客,来搏一搏机缘,还请剑宗少宗主见谅。”另一边,同样一位年轻人踏上了高台,说道。

  “请!”

  “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