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女人心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66 2020-08-01 11:25

  “是吗?”靖康王妃淡定如常,似乎此举正在她意料之中。

  张林昆方才已经暗运功力,此刻他猛地向后一跃,与他们二人拉开距离,郑重其事的对着王妃抱拳以礼:“姑娘的救命之恩,林昆此生难忘,但是我已经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之前答应过姑娘要有所报答,所以姑娘想好让林昆做什么了么?”

  “让你留下。”王妃不假思索的答道。

  “除了这个,其他都依你。”张林昆眼神一黯。

  “我就要你做这件事,其他的我没兴趣。”靖康王妃现在就像是小孩子心性一般,搞得张林昆头大。

  “既然如此,那就休要怪在下不讲情面了!”张林昆浑身真气一荡,双脚跺地,倒是没有想与他们二人发生冲突,而是早就瞄准了后面的高墙,此刻他双腿伸缩间已经跃至半空,可是一道青衣人影后发先制,站在了墙头,冷冷的望向正向这里来的张林昆。

  “这身法?”张林昆心惊。

  江歌离没有急于动手,他的视线微微偏离张林昆,看向了后方的女子,那女子只是努了努嘴,便再无其他动作。

  心惊归心惊,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张林昆早已蓄劲,对上大冰块应该不是难题。

  “让开!”

  电光火石之间,张林昆真气汇聚于左手,一拳挥出,空气蹭蹭作响。

  江歌离横眉,手中的万年竹长啸一声,他也从墙头俯身而下,划开了道道拳风,剑罡与拳劲狠狠的对拼在一起,激起了层层气浪。张林昆眼神一凝,右手化拳为掌,掌心凝结了不可小觑的内力,拍向江歌离腰间,江歌离眉头一皱,果断撤剑格挡,手肘又荡开身前硬拳,借着俯冲的惯性拖着张林昆到了地上。

  当二人再次起身的时候,江歌离握剑的右手青筋暴露,微微颤抖,张林昆的衣袖也被斩断一截,整齐的鬓发也被削掉一缕,被他轻轻握住。

  双方只是一个照面就如此激烈,甚至都没有过多的试探,但是或多或少对彼此的实力都摸清了七七八八,这就是高手的可怕之处。

  张林昆盎菜就已经很震惊他的身法了,那样灵活的身形即便是和燕南飞自创的醉里逍遥也不遑多让了,可是他最可怕的不是身法,而是手里的万年竹,是他的剑法。张林昆心神不定的时候,江歌离心中也卷起了翻天骇浪,自己的剑法练到了什么地步他自己清楚,他敢说整个靖康王府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可面前这个大病初愈的男子居然跟自己平分秋色,如何不惊。

  点子,扎手。

  这是两个人共同下的一个结论。

  他们各自站立一方,没有再动手,也许他们都在等一个微妙的出手机会,可是这出手机会可真是不好找喽,因为……

  “哎呀~师兄算啦,就当我们救了一个白眼狼算啦,救命之恩不报不说,还想要杀我们灭口 啊,如此狼子野心,叫我怎生过活啊,还不如我先死在你的掌下算啦。”一旁的靖康王妃像是唱大戏一样,开始哀嚎起来,吓得聚精会神对战的两个人一激灵。

  张林

  昆闻言,顿时气势一泄,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张某人行事一向光明磊落,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想报,方才姑娘说还没想好让在下做什么,那我大可给姑娘留个联系的方式,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再为姑娘赴汤蹈火,如何?”

  江歌离缓缓收了万年竹,退到王妃身侧。

  王妃正哭的梨花带雨,眼泪止不住的啪嗒啪嗒往下掉,张林昆第一次慌了神,这这这咋办啊……

  就在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时候,靖康王妃好像说了一个字。

  “一”

  “姑娘说什么?”张林昆没有听清。

  “二”

  靖康王妃抽泣着说出了第二个数。

  “虽然说在下有不对的地方,打死你hi姑娘也不能爆粗口不是。”张林昆尴尬道,这咋还要骂街呢?

  正当他还一头雾水,没有弄清怎么回事的时候,第三个数字已经从王妃的嘴里蹦了出来。

  “三”

  三声之后,王妃瞬间止住了泪水,笑吟吟的看着前方面红耳赤的少年。

  张林昆第一反应是惊叹于王妃这收放自如的哭功,紧接着看到她意味深长的笑容,心中暗道不好。

  之后,没之后了,直接晕过去了。

  “师妹,药量会不会过了。”江歌离充满同情的看了一眼倒地昏迷的张林昆,说晕就晕,忒快了吧。

  “量是大了点,少了也止不住他。”王妃笑了笑:“这也多亏他饿的极了,根本没察觉到饭菜里被王妃出其不意的下了专门为他准备的蒙汗药,这下又能睡上几天了。”

  江歌离扛起了他,把他送回了原来的屋子,还是那张床,他还是躺着吧。

  张林昆一点都不知道饭菜里有毒吗,其实他感觉到了,只可惜是在吃完饭之后听到王妃数到二的时候,他就觉得体内有一股药力不断冲击着他的大脑神经,想要让他陷入睡眠状态,当时运功来不及了吗?也许还是有救的,可是他偏要跟人家顶一次嘴,嘴碎真不是个好习惯,以后得改。

  江湖险恶,不行就撤。

  霸刀雨化田在张林昆拜师学艺的时候就已经嘱咐过他行走江湖保命的诀窍,绝对适合大多数人,而张林昆明显是属于那种明治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性格,要不然也许不会落在此处。

  “徒儿啊,天下兵器中,剑为百兵之君,刀为百兵之皇,为师精通这两样君道与皇道,你想要学哪种兵器呢?”

  “师父,徒儿想要学棍。”

  “棍?你这小傻徒弟,是在为难师父么,你想学棍法为何不去佛家寺庙,而是来拜我为师呢?”

  “因为你是这个王朝最厉害的,所以我要找到你,拜你为师。”

  “罢了罢了,棍法就棍法吧,和尚学棍法是清净六根,戒痴戒嗔,你学棍法,希望别成了一个嘴碎的人啊。”

  “徒儿记下了。”

  而今……忘了。

  稷下学宫,一间普普通通的屋子中,坐着一个当世的最强者,同时也是这

  学宫的祭酒大人,李先生。

  在他的对面也坐着二人,尽言公子叶琳琅,天机公子傲天凝。

  李先生前日踏剑冲入云霄,不知去向,时至今日才回归学宫,叶琳琅和傲天凝二人商量了一下,将天殇搜集的情报告知与了李先生。

  李先生听了之后,算是了解到了张林昆的行踪,踏皱眉思索片刻,沉声道:“了解了。”

  傲天凝犹豫了一阵,但还是说了出来:“张林昆藏身在我六哥的王府,但是我有把握认为他并不知道张林昆就在他的府邸之中,如果他发现有异常的话,就早都应该传信与我,况且我我六哥和陈留向来不和,就算是被发现他也不会将他送出去。”

  “嗯,这一点我信。”叶琳琅毕竟是跟傲天凝混的时间最长的一个人,皇家的一些大小事他也经常有所耳闻,对于靖康王爷的品行和做派,还是可以被认可的。

  傲天凝还是觉得不妥:“师父,不如让我回去看个究竟?”

  李先生摇了摇头:“不,我们这么操心不就是为了他能有一个暂时藏身的地方么,既然他们两家不和,那么陈留王爷负责追查的官兵就绝对不敢去靖康王府触霉头。”

  “先生说的有理,可那里毕竟还有其他人,长久下去恐怕也不是办法。”傲天凝垂首道。

  “这个不难办。”李先生笑了笑,然后起身向着门口走去:“我知道了他的所在,那么我就会负责把他带走,而且好歹他也是差点入了我学宫的人,我也先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傲天凝和叶琳琅对视一眼,没有再补充,对着先生离去的方向拱手一拜。

  燕南飞就坐在门口,里边三人说的话,他听得一清二楚,李先生进屋的时候,他把君不见还给了燕南飞,没想到他出来的时候,燕南飞还没有离开,燕南飞听到声响,抬起头看着这个无论是人还是实力都捉摸不透的先生,一言不发。

  “怎么了,平常不是很刁钻的吗,怎么现在没动静了。”李先生笑道。

  燕南飞从地上站了起来,抱着君不见,他想要说点什么,可是一想到张林昆,好多好多关于他的问题都想问,但是到了嘴边,一时间竟然说不出来到底要问师父什么。

  李先生看出了燕南飞的手足无措,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想着的那个人他要离开了,回去好好休息三日,三日之后,我带你去见他,送他离开吧。”

  “他,一定是要离开的吗?”燕南飞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么一句脑残的话。

  先生也没觉得燕南飞无理取闹,看着靖康王府得方向,缓缓说道:“离开是一定要离开的,在北阳,尤其是在长安,心怀鬼胎得人不在少数,他留在这里不安全。”

  “在这之后,他还会回来么?”

  “会的吧,毕竟你们是并肩战斗过的兄弟,这份情谊他总不会忘记的吧。”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到他?”

  “这个嘛,大概是需要你们再并肩战斗的时候,才会再次相遇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