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七十二章 酆都黑魔,人世之间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243 2020-08-01 11:25

  江湖有正派势力,自然就有反派组织,不知道这是历史的必然性,还是每个时代的偶然性,其实不论是正派反派,发生冲突的根源无非就是影响到了自家的利益罢了,正邪与否,公道自在人心。

  北阳王朝之中这样的势力也不在少数,关中捉鬼门传的是世俗道家一脉,秉承人宗济世救人的思想,捉妖擒鬼,分金探穴。嵩阳虽然也是一处修炼圣地,却养育出了酆都这一脉的控傀门派,在此门派修炼的弟子不仅毒术一流,而且大多需要炼制一具属于自己的傀儡,傀儡的选择可以是普通的铁制品,也可以是真正的人炼成的。

  这一点也是捉鬼门和酆都势同水火的原因,酆都的行为有违人伦,有违正道武者的初衷,所以遭到了捉鬼门的反对,两大势力对峙多年,又都有老牌高手在后方坐镇,所以一般也都是些小辈之间的决斗,也互有胜负。对于这一点北阳皇帝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一举铲除酆都的意思,因为酆都在当年的大战之中也有所贡献,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他立足。再者,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乃是江湖生存之道,如果最终捉鬼门惜败,那王朝定然也会对酆都严加看管,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的。

  “陌云城那边的消息可打探清楚了?”酆都大殿上首一黑衣人蓦然问道。

  “已经打探清楚了,枪仙的确已经离世了,燕家的小公子跟着学宫的人去了长安,那捉鬼门的跳梁小丑似乎受了伤,回关中了。”下边一个满头红发的男子回应道。

  “枪仙的确是个人物,可惜啊,他连尸体都没留下,否则光凭炼成的傀儡就能替我搅动这天下风云了,又何惧那林老鬼。”那人似是微微叹息。

  “对了,天师府那边也有人掺和,如果他们天宗人宗联合在一起对付我们,那可就不好办了。”红发男子皱了皱眉头。

  “这点无需担心,林南左的性格,呵呵,他就算战死也不会苟且求援的。”黑衣人沉吟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这次学宫的大考,不必理会,你速速闭关好好研究一下你那新炼成的东西。”

  “是!”

  那黑衣人便是十二大老牌高手之中的黑魔,楼外楼之战他凭借傀儡之力,以一战二不落下风,江湖有言魔道出酆都,大帝自不俗。傀儡指中绕,挥手斩浮屠。说的便是酆都大帝,代号黑魔,悟剑声。

  域外方境,人世之间。

  令北阳王朝诸多高手困惑的人世间组织原来是在四大王朝的疆域之外,尘世有四季,春夏秋冬轮回,日月更替,方能有四时之景不同,而乐意无穷也。可是这域外之景放眼望去,一片白雪茫茫,这里的季节四季都是冬天,人们最常见的便是天空飘落的皑皑雪花了。

  正因为如此,域外之人颇有怨言,无法耕地自给自足,一切生活来源都得靠着这的门派资源,日久天长,不仅百姓,就连那些门派中的修武之人也渐渐嫉妒四大王朝的领土,但直到今天表面上也未曾有过实际的动作。

  此时此刻,这域外的一间院落之中,有一方石桌,石桌之上摆着一局棋,那飘落的雪花渐渐覆盖住了棋盘,可执棋的人拈着一

  枚棋子,久久不落。

  “别来半岁音书绝,一寸离肠千万结。难相见,易相别,又是玉楼花似雪。大人,您这是想谁了?”在院落之中的长亭之上立着一人,声音就是来自这里了。

  那执掌着黑子良久不动的人似乎动了动,啪的一声,黑子落在棋盘上,震动的响声将上面的雪花溅射到了两边,落子收官。

  “去了有些日子了,赶回来了?”

  “是啊,寻到了小姐,他身旁有瞳尊紫圣护持着,我也没现身,就先赶回来了。”长亭上的人影脚尖轻点,衣袂飘飘,在月光的映衬下还透露出了积分潇洒。

  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立在那人的身后了。

  “说说吧,那里的事情怎么样?”那人没有转过头,仍在端详着石桌上的棋局。

  “此番陌云之行,结果和大人您所料几乎丁点不差了。即便是小姐和另外两位大人联手也只能堪堪保身而退,无功而返,就连那天生武心通的少年都没能够带回来,起初我还认为再不济也会把他带回来的。”

  “难。本来我就不建议他们去,大唐枪仙虽然已经油尽灯枯,但也不是凭他们就能带回来的,即便是宗主出关,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一个强者临死的反扑怎么可能容易接。所以枪仙现在如何?”

  “他用了青莲剑歌的回手式天外飞仙,想来应该是已经活不成了。”身后之人回答道。

  “那这么说的话,他们俩应该吃了不小的亏吧?”

  “的确,白拈银和莫棋宣两位护法受了重创,五年之内恢复不了功力。您说这亏大不大?”

  “嗯,难办。”

  “如今宗主闭生死玄关已近十年,杳无音讯,融护法云游列国,下落不明,当下白、莫二护法武功暂时被废,小姐又年轻,功力尚浅,就目前的状况来说,雪护法不一定难办吧?”身后的人似笑非笑道。

  人世间四大护法已出其三,见识了青山红炉雪,金花拈白银的白拈银,黑白棋局,落子收官的莫棋宣,眼前这位就是号称雪走绝响,天下霸唱的雪吟风。他听了来者的话语,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他:“你方才问我在思念谁,我思念的是我们的家乡啊,太久远了,久远的我都快要记不住了,这多少年来,我心中的仇恨,那满腔的怒火和怨恨似乎都随着时间湮灭了,你还记得是谁让我们离开家乡的么?”

  “是如今的四大王朝。”那人说道。

  “不,其实是我们自己,如果当初不是我们起了内讧,就算是四大王朝高手云集,天地人法三主一军师倾巢出动,我楼外楼也不见得就打不过!祸起萧墙啊,否则我们也不会分裂出来,建立这人世间。”

  “护法这般说,倒是有几两道理。”

  “所以凭现在的我们就只能等宗主出关,四大护法齐心协力辅佐,先收复其他分裂出去的组织为我们所用,只有如此,才能徐徐图之,还于旧都。”雪吟风说道。

  “以前总觉得雪护法是宗内最为正派的人物,正派到让我们怀疑我们这些人是彻头彻尾的坏人,所以大家在背后都说你是伪君子,不然正直

  的君子经历这么多事早都应该按捺不住,翻身上马复仇,不屑与我们这么徐徐图之了。”

  “莫非你没听说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吗?况且人这一生一共有几个十年,我已经经历过好几个了。如果是我血气方刚的时候,有人跟我说你的家乡被毁了,那我会单枪匹马的去找罪魁祸首报仇!可是现在我已经过了那个时代,也过了那份心态。”

  那人听到此处猛地发现,叱诧风云的雪护法也老了,双鬓早已斑白了部分。

  雪吟风还再说:“说实话,是,现在只要我想,也许人世间就在我的手里,然后我得花时间去整合内部,清除异党,再花时间去收服其他势力,再花时间整合分工,最后剑锋所指四大王朝,我现在一共还剩多少时间啊?已经不太多了,我也没有心力再去搞那些了。”

  “在下惶恐,妄议雪大人,还请大人原谅。”那人神情一变,半跪于地。

  “真的惶恐么?我们都快成不中用的老头子了,可你还年轻。之后若是宗主失败,四大护法也回天乏术,你当如何?”

  “自然是扶持小姐上位,等待时机,以察时变。”

  雪吟风成名剑法唤作踏雪无痕,而用出这剑法的剑叫做雪走,它现在已经出现在雪吟风的手里了:”君子,我不确定我是不是,但我可以肯定你不是,若真是走到了那一步,你大可以取而代之,不必顾忌其他。“

  “宗无戏言,护法此话当真?!”

  “只要你现在的实力能达到我要求的标准!”

  “请君试之!”

  雪吟风手里的雪走长剑剑意大放,面前的人影脸上笑了一下,体内一阵真气鼓荡,转瞬之间,交锋已过。能够证明这一场剑拔弩张氛围的,也许只有院子内被融化了的积雪吧。

  无言,还是雪护法先开口了:“天生武心通的燕南飞还在陌云城么?”

  “应该不会,我看到有学宫的使者来把他接走了,这功夫应该早都到了长安。”

  “长安,学宫,李先生……荒唐!在道陌云城之前,凭小姐的本事带走燕南飞应该不难,为何总会失败?”雪吟风问道。

  “其实这也怨不得小姐,那燕南飞身边的高手不少,小姐不会有机会的,就算有机会,也会被截下来的。

  “大事不妙了,一旦燕南飞进了稷下学宫,再想劫走他可谓难上加难。”

  “雪大人我不明白,咱们人世间经过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高手也培养了许多,就算有武心通的燕南飞来了,培养成一个高手,可对大局又有什么影响或者改变吗?”那人不解的问道。

  雪吟风犹豫了一会,再度说道:“如果只是培养一个高手的话,我们的确不用为了他大费周章,可问题的关键在于宗主修炼的

  武功法门,只有同为武心通的人才能学……”

  那人双眼圆睁,吃惊地说道:“你们的谋划是想让他去学宗主的武功,然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