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二章 少年不知云雨事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42 2020-08-03 09:37

  本月二十三,月食之日。

  稷下学宫李先生的关门弟子,挑战长安城酿酒魁首,酒贤刘伶。

  这一重磅消息从花仙醉传出来,无疑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打刘伶成名之后,在酿酒一脉上就鲜有敌手,几乎从来未遇到对手,却被一个黄口小儿公然挑衅,说实话,千杯不醉的口感如何,神在长安的本地人最有发言权了,没有任何酒水能够出其右,所以大多数人并不看好燕南飞。

  “我们走吧,换个地方好好一场,算下来,我们也有好久不见了。”燕南飞招呼着李寒空,带着他往门外走,燕南飞此番和叶琳琅出来就是想要找个地方痛快的喝口酒,所以才来了最富盛名的花仙醉,只是中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这里也不适合他们待下去了,另寻他处就是。

  李寒空点点头,然后对着不远处桌子旁默默饮酒的吴世卿抱了一拳:“多谢先生的请酒。”

  “一盏酒而已,何须挂齿。”吴世卿含笑摆了摆手:“走吧。”

  燕南飞闻言一愣,他刚才并没有特殊注意四周,所以没察觉到在角落里的吴世卿,他转过头来稍有惊讶:“你,你不是那天在树林里的那个……”

  吴世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道:“当日我便说过,你我日后会相见的。”

  “那今日之后,我们还会再见么?”

  “会的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燕南飞皱了皱眉头,他看不透此人。

  “今日之前是一介书生,今日之后嘛,就不好说了。”吴世卿没有明说,将桌子上酒壶中最后一点酒水喝干净,拍了拍衣服,起身离去。

  “在花仙醉吃霸王餐?”燕南飞怔住了:“还有比我更嚣张的人?”

  “你还没给钱呢!”燕南飞向门口呼喊道,可是哪里还有这位奇怪的人身影。

  说者无心,听着有意。

  叶琳琅站在一旁蹙眉忖度着,一个答案在他心中缓缓明了,能够在花仙醉坐在贵宾位置,而且还喝酒不需要付钱的人,天下只有三位,这位就是其中一个。

  “叶师兄,你知道此人是谁么?”燕南飞问道。

  “或许你可以去问问秦靖。”叶琳琅收回目光,摸着下巴说道。

  酒楼的酿酒大师刘伶消失在了众人眼中,奇怪的贵宾也离开了花仙醉,众人将目光都放在了尚未离开的三人身上,李先生的两位弟子,还有一个功夫俊俏的剑客,的确值得他们一观。

  李寒空可不喜欢他们那种眼神,走到座位上,拿起自己的包袱,斜挎在身上,转身的一刹那,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插在房梁上的宝剑,微微一叹。

  “剑一定会拿回来的,放心吧。”燕南飞拍拍他,安慰道。

  “李兄,我们去喝酒吧。”

  三人悠哉游哉走处花仙醉的地界,李寒空纠结在三还是忍不住道:“你怎么突然这么称呼我,搞得我很不习惯……”

  “之前在江南,我总叫你酒鬼剑客和赔钱的家伙,这回

  来长安总不能再叫这两个了……”燕南飞思考着:“在长安这地方,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尊称对方为什么什么兄,我这寻思叫你李兄不也不错。”

  “不错是不错,就是他做作了,要不你就叫我寒空吧。”李寒空建议。

  “就叫你空空吧,来也空空去也空空,听起来好像还挺可爱。”燕南飞忍俊不禁。

  李寒空一脸黑:“要是个妙龄女子叫我空空,我还不说什么,你一个大男人叫我空空,你想搞基啊!?”

  “搞你妹,我就这么叫了。”燕南飞不管李寒空越来越黑的脸色,自顾自的决定道。

  二人因为个称呼问题争执不休,吵吵了足有半里地,李寒空千里行路本就口渴劳累,哪里是燕南飞的对手,最后,以李寒空口舌之争失败告终。

  “空空,你在连云山治病,病情调理的怎么样了。”燕南飞言归正传,他还是很关心这位朋友的性命的。

  “只是遏制住了,田不识说这是个长期过程,短时间治不好,着急也没用,时间对我来说无所谓,反正我也不着急,剑在哪里都是一样练。”说到这里,李寒空神情变了变。

  “怎么了?”

  “就是有一点心烦,他总让我做他的弟子,跟他学医……躲都躲不过,这次他托我办事,才把我放了出来,不然我都出不了山门。”

  “还有这样的师父?赶着收徒弟的。”燕南飞笑道。

  “哎哎哎,可别乱说,我可没承认是他的徒弟。”李寒空撇了撇嘴,看了看身边的叶琳琅,高兴的对燕南飞说道:“你果然拜进了李先生门下,成为了尽言公子的师弟了。”

  李寒空自然打心眼里为燕南飞高兴,当然不可避免的还有一丝丝的羡慕之意蕴含其中。

  “怎么样,是不是拜师之路特别顺利,直接把他们按在地上摩擦?”

  “可拉倒吧,差点小命都没了,我跟你说,李先生的弟子位置我看都是从鬼门关买回来的……”燕南飞苦着张脸,根本就是嘛,这次考核差点把小命搭里边。

  “我说你俩说够了没有,吵吵了一里地,我没说话都渴了,我不信你俩不渴。”叶琳琅忍不住打断他们的聊天,虽说是久别重逢呗,可两个大男的在这腻歪个什么劲……

  “叶师兄,喝酒的地方你最熟悉不过了,看看咱们去哪能痛快的喝上个大半天。”燕南飞冲着叶琳琅说道,这喝酒的地方堂堂北阳八公子是绝对熟悉的。

  叶琳琅停了下来,如数家珍一般罗列出来:“花仙醉是不可能去了,朝凤楼让师父弄塌了,珍馐百品阁只是菜品天下第一,酒不咋地,扶苏轩的酒是专供官员们喝的,酒虽好但是官气太浓……。总的来说这些个地方都不行,俗气的很”叶琳琅叉着腰一副嫌弃的模样,随后又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咳咳,罢了罢了,有一个喝酒的好地方我本来是不想带你们去的,可是这有朋自远方来,怎么地也得略尽地主之谊啊,走吧,跟我去一个飘飘欲仙之地。”

  “额。”燕南飞和李寒空

  面面相觑,不愧是废话公子,一个人说话也能说这么多。

  叶琳琅说完,大袖一甩,径直向左前方走去,后边二人对视一眼赶忙跟上,他们倒是好奇这所谓的飘飘欲仙之地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怡红院。

  飘飘欲仙之地,蚀骨销魂之所。

  阁楼之前极尽奢华,有着新鲜的花朵铺满地板作为装饰,周围张灯结彩,花红柳绿,雅乐奏起,楼内女子翩然起舞,精致的身材引得台下无数痴汉纸醉金迷,流连忘返。

  “根据我多年行走江湖的经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是青楼吧。”李寒空看着眼前眼花缭乱的景象,强行镇定下来,咽了口唾沫说道。

  “俗,忒俗,什么青楼,这叫怡红院。”叶琳琅纠正道。

  李寒空歪着头琢磨了一下:“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这里有一个可有一个特殊的人物,有了她,这里的品味能上数个台阶。”叶琳琅指了指楼阁上最顶层的那扇窗户。

  一阵琴声再度响起,四时充满了回忆的曲调,叶琳琅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八公子的风流之时了。

  叶琳琅憧憬的说道:“当年我和马清秋纵马扬鞭驰骋长安大半,就是这个地方终止了我们的策马奔腾……当日从阁楼内传出来的亲生婉转悦耳,和以往所听的曲子相差有天壤之别,马清秋当年生性狂狼,哪里经得起这番曲子吸引,直接拔剑起舞,一套剑舞随着琴声的顿挫施展开来,他的剑在花丛中穿梭,那可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场剑舞,引得在场众人纷纷侧目,可他们都无法说出他究竟舞出了怎样的动作,只能看到一个青色的影子在那里来去纵横。院中所有的花瓣被那剑气席起,五颜六色,姹紫嫣红,交叉飞舞着在空中飘荡,许久之后,最后被那剑气卷起,成了一座花桥,从这里通往楼阁之上。”叶琳琅抬头望着楼阁,眼神中透露出了某种怀念,“马清秋说,此曲只应天上有,他听这琴声,就觉得楼上那女子是命定之人。于是脚踩花桥,从这里走到了那里,推开了房门,见那女子。”

  “然后他们就幸福的在一起了?”燕南飞问道。

  “恰恰相反,那时间估计也就是推门进去瞬间又出来,一张俊俏的脸微不可察的抖了抖,他说不行。”

  “为何不行?”李寒空问道,当日在江南的时候并没有发现马清秋的身侧有着其他女子,看样子就是这么结束的了。

  “因为那里边抚琴的女子才刚刚年满十岁,就算马清秋他再放浪不羁,可他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是个正经人啊,十岁的孩子他怎么可能下得去手……”

  燕南飞和李寒空嘴角抽搐一下,这答案倒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叶琳琅继续说着,眼神却没有离开那扇窗户,笑着说道:“如今六七年的光景过去了,当年那个姑娘也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女子了,整座长安城没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

  “苏枕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