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君不见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365 2020-08-01 11:25

  “瞳,不得无礼。”

  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远处遥遥传来,清脆柔美,煞是好听。

  “千里传音术?”台下有知道这门术法门道的人诧异的说道。

  “我可以取剑了吧?”瞳尊松开了扼住雨潇潇的手,转头问向厉雄图。

  “那位姑娘倒是不简单呐。”厉雄图挥了挥衣袖。

  “你认识我家小姐?”瞳尊收剑问道。

  “我也知道人世间!”厉雄图眉毛一挑。

  “喂,你快下来,该走了!”紫发男子在下边大声喊着。

  “有意思。”那自称瞳尊的白衣男子,深深看了厉雄图一眼,拱手一礼,然后飞身跃下。

  台下众人多露愤懑之色,这扶摇第三剑竟然稀里糊涂被两个不知哪里来的毛头小子给带走了,还有那洛阳城也依旧什么表示都没有,不知道他们还在等什么。

  瞳尊紫发二人正准备离开,不过瞳尊似有所感,便回过头仔细巡视一圈。

  “你怎么了?”紫发男子问道。

  “奇怪,我怎么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瞳尊的眉头皱成一团,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果然,他看到了那个令他连汗毛都站立起来的那个人了。

  “是谁?”紫发男子看到他面部表情逐渐夸张,忍不住的问道。

  而瞳尊向着东南方向掠去,对着一人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没大没小,又不是你家开的,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梅天良打眼看了看他。

  “真是……喝凉水都塞牙啊!”紫发男子也看清了远处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梅天良拿过来两个被子,斟满,

  “怎么,二位来喝两杯?”

  “梅先生的酒,在下还没胆量喝。”瞳尊直接拒绝道。

  谁知道酒里有没有毒,不敢不敢。

  “酒不敢喝,那更好的剑还想不想看了?”

  “什么?!”瞳尊愣了一下,然后猛的转过头看向高台。

  谷主厉雄图满脸喜色,意气风发。

  瞳尊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琴瑶,这把剑得到的貌似有些容易了,而且这位谷主好像并没有些许的舍不得,它好歹也是一把扶摇品级的剑啊,既然如此,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

  “到场的诸位江湖同道,武林豪杰,今日我要当着大家的面宣布一件事情,即刻起我要将折剑谷谷主之位传给犬子,厉云歌,将继承我的位子,而我自己退隐铸剑阁,只当做一名铸剑师。”厉雄图傲然的说道。

  这位十二大老牌高手之一,人称霸气雄图的历雄图选择退隐,传位子孙,让得台下江湖中人惊愕万分,

  “谷主身体还算硬朗,为何做了如此决定。”台下有人不解,抬头问道。

  一般来说,新继任的谷主在自身铸剑术打磨三五年后,才能有足够的实力,去接触那扶摇品级剑的铸造。

  如果谷主之名真的要异位,那么下一届剑展将不会再出现在五年以后,而是七年或者十年之后。人生一共才有几个七年,十年?

  江湖上的事,谁也说不准,局势多变,纷乱复杂,多了一柄好剑,就代表着多了一个保命的底牌。

  所以,他们当然要问明白。

  厉雄图并不答话,只是.微笑着看向了梅天良那桌的方向。

  “梅先生,这里的酒可够用了?”那年轻的铸剑师轻声问道。

  “哈哈哈,够了够了,你快上去吧。”梅天良大笑两声。

  原来他就是折剑谷谷主的继承人,厉云歌。

  “诸位,这就是犬子厉云歌。世人皆知,我厉雄图二十七岁蒙祖辈福泽,与门人重建折剑谷,在第一次剑展上,四把扶摇剑皆是我之所铸,受众人拥戴,成了这谷主。而今犬子十九岁他能当谷主,不是他铸了跟我一样或者比我还多的扶摇,而是他铸出了一把谪仙!”厉雄图激动的说道。

  他的每一句话都扣人心弦,台下鸦雀无声,仿佛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谪仙……剑?”

  “谪仙问世了?!”

  “我靠!有生之年我能看到折剑谷的谪仙剑了!”

  鸦雀无声的会客山庄突然又变得人声鼎沸。

  “谪仙何在?”有人问道。

  “谪仙嘛,自然是从天上来!”厉雄图大喝一声:“请谪仙!”

  刹那间,天雷滚滚,乌云密布,一抹流光闪烁不定,照亮了原本被云朵遮拦住的天空。

  在空中转了几圈,仿佛听到了呼唤一般,从空中一下子窜到了折剑谷。流光经过立于山门的剑山,三千三百藏剑嗡嗡作响,臣子朝君,尽皆膜拜。

  那流光最后射入到了一座莲花池,池中水被光芒照的刺眼,朵朵含苞待放的莲花,在此刻一一盛开。在那一瞬间竟是有了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的风情盛景。

  莲花的香气弥漫了整个山庄,云雾缭绕,当真似有仙人降临一般。

  就连醉的不省人事的燕南飞都抽了抽鼻子,不禁打个喷嚏:“怎么这么香,谁吃啥了?”

  站在大门口的瞳尊和紫发男子二人也是瞪大了眼睛,瞳尊紧紧握住了手中的琴瑶,低沉的说道:“这才是压轴的……”

  台上的厉云歌手掌一伸,那抹流光听话一般,一些光芒落入了他的手心。他的手臂用力一震,光芒散尽,手里握的正是谪仙剑的剑柄,而那把剑的模样,也显露在众人的面前。

  剑长二尺一寸,剑身寒冰铁而铸及薄,透着淡淡的银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剑刃锋利无比,当是真正的刃如秋霜。剑体上水雾笼罩,空灵无纤尘,貌似真的具有仙之缥缈。

  “此剑剑体乃是以塞外寒冰铁为主材料,辅以五金精华,最初的九九八十一天日日以朝阳之露灌予温润。剑体初成,我带之前往黄河之畔,在黄沙洪水之间埋没三年,取尽天地之气,三年以后剑体大成,出世之日,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如此盛况只有我一人所见,其他人未曾识得,故此剑,名为君不见。”

  “此剑,虽不如我父琴瑶剑的风雅,但我也不希望他落入粗鄙之人手中,当真埋没了我这把君不见的豪情,所以我希望台下诸位中,能够有一名浊世佳公子倾心求得此剑,叱咤江湖,让君不见留名剑十五即可,我厉云歌分文不取!”厉云歌缓声说道。

  浊世佳公子,翩翩美少年。

  能够在江湖集会这种大场合中,能够被众人所接受的公子名号,也只有北阳王朝中的八大公子了。

  “北阳八公子成名江湖,多倚剑傍身,而我叶皇阁以不

  让用剑为祖训,所以我并不配剑。我有几个朋友,一个头戴斗笠乌纱,不愿用真面目示人,一个终日坐在马车里,神龙见首不见尾,还有一个是把吹笛子的好手,精通音律,皆被称为公子,对了,还有一个大忙人我没叫他过来,他姓马。”

  “可惜了你这把君不见,剑十五中排名第十五巨阙,第十四的寒江雪,第十三的陌上如玉,第十二的悠笛,他们的佩剑已经登上了剑谱,你这把剑我们可能都不用哦……”

  尽言公子叶琳琅絮絮叨叨的从大门口走了进来,与之一同进来的还有转着玉箫的踏月公子洛寻欢,一身黑衣的未央公子吕墨阳,坐在马车里的风华公子邱晨轩。

  八公子一下子出场了四个。

  全场哗然。

  今年的剑展出奇的隆重!

  先是冠绝榜榜首梅天良出现,接着又是洛阳城入席。

  然后是力压武当山一头,成为道家魁首的龙虎山天师府的大弟子。

  自称瞳尊的人世间年轻高手,力挫追月门传人。

  时隔数十年,谪仙剑出世!

  这功夫,公子榜上的人物来了一半。

  洛阳城霸道,众人惧之,但公子们何惧之有?

  “喂,酒鬼外甥,你看看是谁来了?”梅天良提醒了一下燕南飞。

  “这剑真是不错,我要,归我了!”燕南飞迷迷瞪瞪的看着台上那把君不见,一拍桌子说道,都给梅天良吓了一跳。

  “祖宗啊,你是故意为难我是不?”

  “这把剑好,我就要它!”燕南飞像没听见梅天良的警告一般。

  场中之人都听到了他这一喊,叶琳琅也是转头看过去,说道:“我还没说抢呢,怎么就直接归你了?哎呦,小子怎么是你?!”

  踏月公子转着手里的笛子,看到燕南飞满面通红,噗嗤一笑:“剑酒果然名不虚传呐。”

  燕南飞此时如同入魔了一般,眼中只有那柄剑,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洛阳城那边的年轻人终于站起了身,眼中充满了战意,对着沈佺期躬身说道:“沈长老,来观一次剑展,若是不劳而获,对不起我修的剑心,名剑得到得不到对我来说所关不大,重要的是有一个值得对剑之人。”

  他纵身一跃,立于高台,手中长剑斜持,剑身之上似有波光粼粼,凹槽凸显,甚是奇异。

  “洛阳城,苏九烟,前来求剑。”

  年轻人对着厉雄图和厉云歌躬身行礼,随后仗剑豪言:“不知哪位公子愿当先赐教?”

  “肯,肯定是我啊,嗝~自然是本公子来赐教你了。”燕南飞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台上,仿佛下一步就会摔倒。

  苏九烟看到挑战之人,不由得一愣,眼中有些许的不屑之意,但还是恭敬的问道:“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什么高不高下的,我姓燕,燕知道吧,天上飞的燕,不是天上飞的雁。嗝。”燕南飞咧嘴一笑,稀里糊涂的说道,具体说的啥,他自己好像也不清楚。

  可台下的沈佺期知道啊,这王朝……一共有几个姓燕的,想到这,脸色更黑几分,又是一个不好惹的物。

  “来来来,决一死战吧。”燕南飞对着他摆了摆手,叫嚣而欠揍的说道。

  “好……不过,我们既然是比剑,那你的剑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