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一章 酒贤刘伶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200 2020-08-03 09:37

  燕南飞抢先起跳,伸手就要去够逢山鬼泣,刘伶岂能让这突然冒出来得小辈坏了花仙醉十数年立下的规矩,当即也是长身而起,虽然起4步慢了一吸,却后发先制追上燕南飞,二人在空中连对拳掌相接,连拼三合,双双落下。

  酒贤刘伶面色浮现出一丝红润,还有一抹凝重,刚才用剑的少年,武功已经足以令人称道了,而现在这个少年看起来跟他不过一般年龄,但是一招一式之间已经有了几分大家风范了。

  燕南飞体内的真气一阵翻腾,迅速被他压下,想不到自己的醉拳第二重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还是被震得拳头发麻。

  他长舒了一口气,笑道:“想不到在酿酒师这个行当之中也有武功和我一样厉害的人物。”

  “南飞,不可无礼。”

  一道厉喝从门外传来:“这位是长安城首席酿酒师,任何人见了都得尊称一声酒贤。”叶琳琅面色严肃的踏入花仙醉,对这刘伶抱拳致意:“酒贤刘伶,刘贤人,久违了。”

  “原来是尽言公子当下。”刘伶回礼道。

  “贤人海涵,这位是我刚入门的小师弟,不懂礼数,还请贤人见谅。”

  “小师弟?哦,这这便是李先生座下的关门弟子了。”刘伶眉毛一挑,点了点头:“这就不奇怪了,这就不奇怪了。”

  叶琳琅认识的人,他可不认识,也没有什么客套的寒暄,只是面容冷峻的指了指上边:“这把剑,是我朋友的。”

  刘伶停顿了一下,说道:“花仙醉的规矩是铁打的,还没有破过,挑战者失败就要留下一样东西,谁说情也无用。”

  “我本来也没打算说情,只是想问问,若是我赢了你,剑和酒我能不能都带走?”燕南飞问了一句。

  刘伶没有犹豫:“可以。”

  叶琳琅见二人如此,连忙上去拉住燕南飞,低声说道:“我说你小子别消停了没两天就又要搞事情,花仙醉刘伶的金锋掌独步天下,不然这么多年这壶酒不会还挂在这里,你可要想好了。”

  “没什么想不想的,剑是我朋友的,得要,酒是我想喝的,得要。”燕南飞没有听从叶琳琅的话,直爽的说了出来。

  “好,果真是英雄出少年,来吧,我为花仙醉立的这块招牌除了你的师父李先生之外,还没有谁能够碰到的。”刘伶指了指上边的酒壶说道,随后沉吸一口气,金色光芒再度浮现在手上。

  “麻烦先生了!”燕南飞忽然对着刘伶鞠了一躬,后者也愣了一下。

  “你现在怎么知道讲礼数了。”叶琳琅看到他的动作。

  “不。”燕南飞抬起头,笑了笑:“李先生教的,这叫先礼后兵!”

  说完这句话,燕南飞弓着的身体猛然向前一弹,犹如离弦的羽箭对着那面金色盾牌而去。

  从刚才对掌的时候,刘伶就已经知道这个少年的武功不一般,此刻更加戒备十足,对付每一个想要夺酒的人,他都全力以赴,何况这次还有一把旷世宝剑。

  他在电光火石中做了一个决定,果断地将已经凝聚的盾牌散开,身前的金光化作星光点点,金

  光闪闪,看到他这样变化招数,无论是李寒空还是叶琳琅都惊讶了一下。

  “都不藏拙了嘛?”一旁的吴世卿喝了口酒说道

  金锋掌还能这么用?

  那漫天金星虽然渺小,可每一颗都蕴含着刘伶的一丝精气神,那是金锋掌的掌意,顿时间那掌力浩瀚,迎在燕南飞来袭的必经之路上,燕南飞的速度很快,他本就没想用什么稀奇古怪的招数制胜,他相信自己,更相信那本《酒经》。

  眨眼间,燕南飞已经闯进了重重星光之中,金色照耀,一道道掌风打来,角度刁钻至极。

  金锋掌可谓是天下排名第二的肉身神通,之所以排第二是因为它并不完全以防御为主,比不上全力防守的金刚伏魔咒,可是它有一个有点,就是攻之极为守,亦可调转开来,以守为攻!

  “森罗万象,燧宇玄芒!”

  刘伶低喝一声,掌力迸发,道道金光似有泰山压顶之势,力重万钧,直奔燕南飞。

  燕南飞去势不减,衣袂飘飘,双拳横打,一副醉态,可脚步跌宕却不失分寸,轻点地砖,移步换景,一股醉意弥漫开来,拳风所致,金光黯淡。

  刘伶浑身肌肉虬动,刺耳的音爆从他脚下震荡,一双肉掌像是涂了金漆,亮的刺眼,只一瞬,他早已贴近燕南飞身侧,挥拳就打,不留情面。

  燕南飞左腿斜横,右腿收拢微屈,双拳看似乱打毫无章法,却每每都能准确的格挡住金锋掌,再将其卸力而下,倒也有着其独到的规律。

  “这拳法……”刘伶愣了一息,这是什么拳法,怎么看都不像是正经的拳经。

  “不对。”

  他眯了眯眼,盘查着什么,随后恍然大悟一般,赞叹道:“不愧是李先生的弟子,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的法子让你这么用出来了。”

  “只是,我怎么总觉得你这是在拿我练拳呢。”刘伶苦笑一声,他好歹也混迹江湖数十年,一个毛头小子的心思他如何看不出来。

  “嘿嘿,毕竟先生是我接我这拳的人。”燕南飞单手撑地,双腿上扬,猛地一跃。

  “汉钟离:跌步抱埕兜心鼎;。”

  这是《酒经》之中记载的第三式拳法,燕南飞将铁拐李的第二式拳法学会之后,再向往上领悟就缺了一种契机,自从看了《甲子枪剑修兵录》之后,武学上的障碍破开了些许,也使得他能够在熟练运用第二式拳法之后领悟第三层的拳法。

  金锋掌与醉八仙。

  刘伶与燕南飞。

  他们没有什么试探,都是堂而皇之,毫无花俏的战在一起,拳掌交会,内力相耗。

  二人对拼的气浪掀翻了一楼大部分的桌子,两两后退。

  “这是不分上下?”堂中有眼尖的人发现他们退后的步数是相同的。

  “这个少年的内力好深厚啊……”

  “是啊,竟然能跟酒贤持平……这是什么概念。”

  “别忘了,酒贤之前跟那个用枪的交过手,内力定然也有所损耗,否则肯定能够胜过这个小子。”

  人群议论纷纷,刘伶和燕南飞相距不过十步,

  面面而对。

  “是个值得作为对手看待的人。”刘伶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人:“小小年纪,却有这么深厚的内力,着实让人吃惊。”

  “这都不重要,我之所以想要跟你打一场,第二点是想试试我的拳法如何,第一点自然是帮我兄弟找找场子,毕竟你让他丢了面子。”燕南飞站在那,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寒空一愣,这小子说的这么大义凛然,自己差点就信了,我看是想要练拳才是首选吧……

  “嗯,挺够义气,但是……”刘伶点了点头:“酒和枪,你都拿不走。”

  “规矩我懂,你没有败,我没有胜,可我不是还有一次机会的么。”燕南飞方才从叶琳琅嘴里知道要挑战花仙醉首席酿酒师的规则了。

  “所以你决定再打一场?”刘伶似笑非笑。

  “不,这回不比武。”燕南飞伸出一只手摇了摇:“比文。”

  “如何比。”刘伶问道,这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既然我是来夺酒的,自然是比酿酒之术,比武夺酒不过下下之选,在酿酒一脉胜过你,才是光荣。”燕南飞挺胸抬头,气势傲然。

  若是以武功强行夺取这十五年的千红一窟陈酿,刘伶作为成名多年的高手,二人拼力一战,绝对是燕南飞败北,可是作为学宫李先生的弟子,最不愁的就是武功,假以时日苦练数年,一定会将其战胜。

  可若是比酿酒之术,在这长安城莫说是李先生的徒弟,就算是李先生亲自到访,也不可能胜得过霸占北阳十数年的酿酒第一人,竹林七贤中的酒贤,刘伶。

  刘伶眉头一皱,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可是燕南飞并没有停下,仍然继续说着。

  “月食之日为本月二十三,我那日带着我酿的酒,和你的千杯不醉一决高下,反正房梁上的酒和枪我都是要带走的,你们想尽一切办法来留住他们吧,不过应该也都是徒劳。”燕南飞微微一笑。

  “有点猖狂了吧……”刘伶脸色有些不太自然:“你知道你你自己在挑衅谁么?!”

  刘伶脸色愠怒,属于这位酿酒大师的威压绽放开来,即便是方才与李寒空,燕南飞相斗之时都未曾散发出这等气势,比武可以,但是不能随随便便拿酿酒来说事,这是对酿酒师起码的尊重。

  叶琳琅见势不妙,向前一步,衣袍鼓荡,将迎面而来的威压全部接下,急忙解释道:“酒贤息怒,我这位小师弟在来长安拜师之前,也酿了十年的酒了,并不是诚心来拿酿酒为名寻衅滋事的。”

  “我酿了四十年了。”刘伶沉声道。

  酒贤刘伶行走江湖的时候,没有谁能够对他的酒说个不字,更没有哪一位酿酒师可以和他比肩争锋,今天一个毛头小子敢找上门来,亲口说到要比试酿酒之术,在刘伶看来虽然可以称之为切磋酒道,但是他认为燕南飞对酒的领悟也只不过是毛皮而已,就更不用说酒道了,酒中的道理即便是他酒贤都悟了二十年,何况一个只是酿过十年酒的少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