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竹林有酒尚可温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 九阳焚天与万古青莲

竹林有酒尚可温 雨落长安街 3113 2020-08-01 11:25

  “南月距长安数千里路途,你远道而来所为何事?”李先生抬头问道。

  “我来寻一个人。”雨化田声音沉闷,简而言之。

  “跟我没关系。”李先生不管他要说啥,先把自己的关系撇清。

  “……你回答的太干脆了,我不信。”

  “我喜欢吃干脆面还不行吗,这你还要怀疑。”李先生轻笑。

  “他的武功胜过所有的考生,你们不可能没注意过他。”雨化田一双火红的眸子似乎燃起了微微火焰。

  “这话就托大了吧,你怎么知道我们其他考生没有藏拙的。”

  “藏拙谁都会,他也不例外。”

  李先生一直用言语拖住他,也不用武力交锋,就这么说,说破无毒?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燕南飞眉头一皱,听得雨化田言语不由得低声道:“他说的莫非是张林昆?”

  雨化田是何等人物,就算是声音在小,就这么近的距离之内,任何细微的声音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捕捉到。

  “你知道他在哪?”雨化田没有再和李先生纠缠,而是看向了站在房顶上的燕南飞。

  “当日我们是一起参加大考的,可是后来……”燕南飞还没有解释完,就感觉一股热腾腾的气浪扑面而来,好像是烈火炙烤一般滚烫。

  “告诉我,他在哪里?!”雨化田消失在原地,再次现身的时候,一只手掌变掌为爪,就要摄取到燕南飞。

  “对小辈动手,你这一大把年纪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吗?”李先生后发先制,一只手将燕南飞向后推开,另一只手大袖一挥扫去漫天热浪,与袭来的一掌对拼一下,一触即收。

  “大日焚天功第九层?”李先生笑道:“你这老家伙竟然还突破了。”

  对于李先生的冷嘲热讽,雨化田一概不听,只是再问了一句:“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何必苦苦相逼。”李先生无奈道。

  “那我只自己进去找了。”雨化田厉声长啸,腰间长刀出鞘,红色真气缭绕刀身,气势在一瞬间达到顶点。

  “算了算了,还是打一场吧,你这南月的高手来到我北阳都城撒野,我要是不管管的话,皇帝那边我没法交代,所以今天还是得打你一顿!”李先生的手自然而然的摸向腰间,却摸了一个空:“我凑,树枝好像顺手扔了。”

  “李,太,白!”雨化田恶狠狠的说出了这三个字,仿佛二人之前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裹挟着火红真气的镇魂刀怒斩而下,在空中与空气的摩擦发出刺耳的音爆。

  李先生面对着雷霆一击面不改色,右手往外一探,大喝一声:“剑来!”

  不远处燕南飞手持的君不见脱鞘而出,盘旋了几周最终落在李先生手中,真气加持其上,随后一挥,与天上降落下来的镇魂刀斩硬碰硬,两者接触的一瞬间,火红刀锋便被劈了出去,重新落回了雨化田手里。

  雨化田也没期望着一刀建功,此

  刻午时,烈日当空,他微微仰起头,镇魂刀向上举起,肉眼可见的日光正在刀身汇聚,周围空间的温度不断上升,好像是在酝酿一击杀招。

  “秦靖,这一招叫什么?”燕南飞往后退了退,即便是远离战圈,也觉得炙烤万分。

  秦靖在一旁不慌不忙的翻书,点了点头,似有所悟:“这是依靠大日焚天功演化催动的招数,九阳焚天印。”

  “既然是印法,那为什么要用刀?”

  “刀印。”

  “来来来,雨化田,这么多年不见,让我看看你的功力长进了多少!”李先生仰天大笑,面色依旧淡然。

  长安震动,不少人都争相跑去朝凤楼观看这旷世一战,李先生与雨化田分别是北阳和南月的第一高手,这两个人的争斗绝对算得上是当世一流的的比拼,剑仙刀皇之间的战争不过就是这样了。

  他们二人虽然都是已久的高手,但是论资历来说还是李先生更胜一筹,他成名于近二百多年前,而雨化田则是近百年来的高手,二人的天赋其实相差不多,实力的差距主要还是体现在时间的跨度上,百年的修炼的时间岂能是弹指一挥间就可以逾越恶的?

  雨化田不信,他的镇魂刀是来自杀手组织地狱,是以一项战功换来的,就是突厥领主的项上人头,而大日焚天功更是当世一等一的内功心法,即便是有这两样神器辅佐,可在过去的一百年里终究还是数次败给了学宫李先生。

  “李太白,我的功力早已今非昔比,你今日赢不过我。”雨化田挺直了身躯,镇魂刀上的炙热气息喷薄吞吐,就像是小型的太阳降临人世。

  “你每次都这么说,结果不还是丢下一句要杀要剐随你便。”李先生打趣道。

  “这次不一样!”雨化田怒吼一声,镇魂刀跨天横斩,烈日气息似乎要将一切蒸发殆尽,一刀挥出,三轮大日虚影划过天际,朝凤楼的整个楼身被砍成两截,一阵晃动,燕南飞等人连忙稳住身形,却意外的发现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熟人。

  “观沧海,你来做什么?”燕南飞问道。

  “此等旷世奇战,是前来瞻仰的。”观沧海负手而立,看着大发神威的雨化田。

  “哎呀,你这几年发财了?我告诉你,这栋楼的损失你得赔。”李先生指着都快成废墟的朝凤楼,上一秒它还完好无损呢,在下一秒就立刻成为了历过去。

  “不赔。”

  “不赔?那就打到你赔。”

  李先生手中的君不见挽了个剑花,看着雨化田的第二刀用出了全劲,足足九轮大日当空,晒得围观群众都变成了和包大人一样的皮肤。

  镇魂刀为中心,九阳虚影围绕四周,以大日焚天功催动的的九阳焚天印锁定了李先生的立足之地,直接冲着他呼啸而来,李先生持着君不见快速移动,一道道剑气勾勒在自身脚下,一朵莲花剑气成型,宛若含苞待放的水莲。

  “这是?”燕南飞看着一朵莲花自李先生脚下生长出来,只不过与平常莲花不一样的地

  方是,这朵莲花的花瓣是锋利的剑气剑罡。

  “万古青天一株莲。”

  秦靖这一次没有翻书,因为他认识,在师父门下求学多年,他的招式还是能够认出来几分的,李先生现在这招正是秦靖熟知的一招,万古青天一株莲!

  “几十年前,李的青莲尚且百丈大,今日再看莲花之大,居然已经接近千丈。”一旁的观沧海赞不绝口。

  再看那九阳虚和剑气莲花,终于要触碰在一起。

  轰隆隆的数声巨响,双方的真气和招数都在虚空中交锋湮灭,温度骤降,冷热交替之间,已是冬日的长安竟然下起了雨,不断拍打在他们二人的脸上,也拍打在观战之人的心头上。

  “怎么睡一觉还睡换季了,夏天到了么?”叶琳琅在朝凤楼里醉醺醺的说道,酒还没有醒。

  待得水汽烟尘散去,九轮大日虚影全部消失,那柄镇魂刀身的火红光芒黯淡,落在了雨化田手里,而李先生千丈大的剑气莲花虽然也遭到了极大的消耗,但是余有十数丈大小,高下立判。

  “分出胜负了吗?”燕南飞遥望二人。

  “还没。”观沧海眼神灼灼,注视着在刀剑的修炼路途上达到了极致的二人,不会轻易一招定胜负的。

  “李太白,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强悍,即便是我的功法达到了九城,内力依旧不如你。”雨化田低沉道:“但是我不认输。”

  雨化田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的瞳孔开始变得空洞,整个黑色的眼仁都消失不见,眼中尽是白色,随着他身体发生奇怪的变化,他的左手伸向背后,缓缓的拔出了一直挂在背后的一柄剑,剑出,风起云涌,鬼哭魂叫之音似乎强于镇魂刀的气势。

  “刀剑神域,要试试?”李先生轻笑道,这个形态的雨化田虽然有些可怕,但也是相对而言,李先生这种都成精的人物了,还会怕鬼么?

  “起灵剑在手,我想试试。”

  “他的瞳孔,消失了!”燕南飞惊道。

  “走火入魔。”秦靖开始翻书,眉头紧皱,嘴中喃喃:“刀剑神域虽然是修炼刀剑术,但是大成之后的情景跟他这般模样完全不同,所以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他走火入魔,另辟蹊径练成了刀剑术。”

  “练功都走火入魔了,还能练成,也是个狠人啊!”燕南飞感叹道。

  “比狠人大帝还差点。”

  “那又是谁?”

  “书里说的。”

  雨化田右手镇魂刀,左手起灵剑,火红的真气再次包裹了刀剑,整个人飞速的旋转,刀剑在他的手中渐渐凝聚成了一个深深的漩涡,漩涡的吸力很强,要不是暗中有其他人物护住了长安,否则非得被他摧毁小半个城池不可。

  “唉,每次打架不整点花里胡哨的你就不会打是不是?”李先生看着一个红色的龙卷成型,剑意凛冽,刀意锋芒,所过之处,刀剑搅碎,绝无生路。

  “这次的招式你又起名叫什么?”

  “火舞……旋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